趁早伴奏一场突如其来的“烤验”:制氢“蒸战”70小时-抚顺石化新闻中心

一场突如其来的“烤验”:制氢“蒸战”70小时-抚顺石化新闻中心

最近的天气,用一个字总结:热



就在这样一种坐着不动
都会一身汗的天气下
一场突如其来的“烤验”
让石油二厂及工建公司的干部员工
开始了70小时的“蒸战”

7月22日8时
石油二厂制氢车间工艺四班班长刘新忠如往常一样在装置区内例行巡检。当他巡检到二转化汽包西侧时美安,隐约听到有异常声音,经仔细检查,排除了汽包各部泄漏因素。由于制氢装置蒸汽放空就在汽包框架内,且放空声音很大,给寻找异常声源带来了困难。他谨慎地来回移动,从各个角度反复细听辨识,脑海中快速分析着珠海庙湾岛,初步确认异常声音来自转化炉。任珈锐
制氢
转化炉
转化炉是制氢装置的核心设备,担负着全厂临氢装置的氢气供给。转化炉运行压力保持在2.2兆帕,温度控制在520至550摄氏度,由于炉体散热,周围空间温度也在70多度。趁早伴奏
正常情况下,
这一区域由于高温,
无须也无法巡检蛊童。
陈伟强和刘新忠携带的随身报警器急促鸣叫提示温度超标,二人无法靠得太近,但从气浪喷出的部位可判定是混合气总管至支线三通有裂纹。
石油二厂党政领导及生产部、机动部、质安环部、车间负责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并研究确定解决方案。因漏点温度压力高,操作人员无法上前检查泄漏情况,需要制氢装置停工后具体确认。石油二厂调度室立即安排柴油加氢装置改循环,加氢裂化装置降温降量改掺直柴停掺蜡油,加裂蜡油改入原料罐,焦化停掺冷渣降产焦汽、焦煤量减少耗氢,同时申请公司提高外送柴油量以及提高大乙烯供应氢气量,确保120万汽油加氢装置、汽煤油加氢装置以及石油一厂加氢装置等相关临氢装置保持正常生产,将生产波动影响降至最低废都物语。
7月22日9时
工建二公司工程四队20余名干部员工接到抢修通知后火速抵达石油二厂制氢装置现场,经实地勘察及管线测量,快速确定了抢修方案。
15时,制氢装置切断进料,停产氢气。
19时,经过拆卸保温,技术人员进一步确认自杀空间,发现转化炉原料入口管线三通处有15毫米的裂纹,车间连夜紧急实施氮气置换能量隔离。
7月23日4时
工建二公司工程四队抢修人员配合生产车间安装盲板,在转化炉尚有余温300℃、作业环境高达60℃的情况下搭设脚手架,并着手机具和人力的各项准备。
7月23日13时
20多名抢修人员攀爬上4米高的脚手架,再走过5米长临时用跳板铺设的“通道”,到达转化炉5层平台的深处——泄漏管线三通位置。
起重工将问题三通吊装完毕之后,石化公司电焊技能专家、工建二公司工程四队员工关军和电焊技师费永伟在转身都非常困难的狭窄空间内蜀汉我做主,开始连续作业。
7月23日11时
采样分析合格抑霉散,完成界面交接亲豆网,进入抢修阶段。
7月 24日4时
管线坡口终于具备了焊接条件。当铆工进行焊道组对工作时,新的问题出现了,新三通与旧管线接口间隙过大,关军和费永伟这两名精通电焊专业的“行家里手”立即增加了一个短节并完成了焊接工作。
7月24日12时
经过铆工连续一上午的组对,新三通和原管线具备焊接条件,关军和费永伟立即打火开焊。室外温度34℃,抢修作业点的温度高达40℃,仅10分钟工夫,两名焊工就感觉炽烤难耐,呼吸困难,即使穿上厚厚的焊接工作服,皮肤也像在接受炭烤一样变得火热,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成串地落下,电焊服早已被汗水浸透百发百中造句 ,已经能拧出了水来。
7月24日夜
制氢装置的抢修平台上依然人头攒动,关军和费永伟时而合作长安夜雨,时而接力,磨光机打磨下来的粉尘裹夹着汗水在脸上流淌;狭窄的空间弥漫着电焊烟气无法散去,呛得喉咙发痒发痛;焊接固定焊口时,他俩或蹲着,或趴下,仰着脸,咬着牙,任凭手臂、头颈发麻。
7月25日2时
二人刚刚爬出作业点,便倚着管线沉沉地睡着了,身边的人都不忍心叫醒他们。
7月25日6时
抢修如期完工。
在这场持续70小时的“战斗”中,员工争分夺秒、通宵达旦,在狭小的转化炉顶,汗流浃背忙碌的背影,沾满油污和粉尘的双手,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目前,抢修后的制氢装置已进入开工状态。
文字 宁志军 赵彦 岳鹏宇 那宝华 陶旭摄影 岳鹏宇
责任编辑:罗金海 杨 艳
审 核: 毛 军 王 良

2015-03-24  •  浏览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