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宁的父亲一字诗:一段风流,一段情。-国学知音

一字诗:一段风流,一段情汪国真诗集。-国学知音

古人做诗,最忌同一首诗中字词重复,而“一字诗”却是要“一”字多次乃至十几次反复出现巢谷传,不仅不能有重复与拖沓之感,而且诗的内容还要与一定的事物相应。这本是难而又难的事,可是,古代一些名家却竟相玩起“一字诗”来。

五代南唐后主李煜在位时,曾为宫廷画家卫贤的《春江钓叟图》题诗二首,诗曰:
(一)
浪花有意千重雪岳安娘,
桃李无言一对春;一壶酒,一竿身,
世上如侬有几人。
(二)
一棹春风一叶舟,
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
万顷波中得自由。
每首诗都连用了三个“一”,趣味横生。

唐人王建有一首古谣: 
一东一西垄头水,
一聚一散天边路;一去一来道上客,
一颠一倒池中树.
全诗用了八个“一”,全统一到一幅风景画里。

宋朝大学士苏东坡,有一次外出访友,来到江边渡口,可是渡船刚刚离岸,于是苏东坡便喊船家驶回来曲芷含,接他上船。船上的人都认识这位大诗人,笑着起哄,故意难为他,让他即景赋首诗,诗中必须含有十个“一”字,然后才能接他。只见他放眼江边景物,若加思衬,便脱口吟出一首“一字诗”:
一帆一桨一渔舟,
一个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一顿笑,
一江明月一江秋。
连用十个一字,文句清爽,琅琅上口,描绘出一幅恬静的渔舟晚景,却无累赘之感。
元代有人写过一支散曲《“雁儿落”带过“得胜令”》,写人生的凄苦:
一年老一年滕彪,
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
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
一喜一伤悲。一榻一身卧,
一生一梦里万书阁。寻一伙相识,
他一会,咱一会,都一般相知,
吹一回,唱一回。

据说,清代大学士纪晓岚有一次陪驾出巡,乾隆皇帝见江中有一叶渔舟正搏浪而行霍水仙,便命纪晓岚即景赋诗一首,岩崎峰子诗中必需有十个“一”字,这位机敏而又博学的大才子,面对如画江景白城一中,沉思片刻,便出口吟到:
一篙一撸一渔舟,
一丈长竿一寸钩。
皇上听了这两句诗,频频点头赞许,可是纪晓岚却蹙眉捻须一时续不出下句来。乾隆见他一脸窘态,便击掌笑到:‘大学士这回被难住了!’没想到皇帝的这一举动竟触发了纪晓岚的灵感,他马上又吟到:
一拍一呼还一笑,
一人独钓一江秋。
皇上听了连连称赞。全诗二十八字,“一”字十个,赖宁的父亲竟占三分之一多,却毫无重复单调之感,并有节奏强烈、韵律和谐之美。不过也有人说,这首诗没有摆脱苏诗的窠臼,只是略加改动了几个字而已,是假托纪晓岚之名的冒名之作。

清代有位女诗人何佩玉,也写了一首有名的“一字诗”:
一花一柳一渔矶,
一抹斜阳一鸟飞。一山一水一禅寺四季折之羽,
一林黄叶一僧归。
诗中也是连用十个“一”字。

清代王士禛的《题秋江独钓图》中有:
一蓑一笠一扁舟,
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
一人独钓一江秋。
描写一个渔夫打扮的人,在江上垂钓的情形:一件蓑衣、一顶斗笠、一叶轻舟、一支钓杆,垂钓者一面歌唱,一面饮酒,虽然独自钓起一江的秋意,但逍遥中不免深藏几许箫瑟和孤寂。

据传闻,某年秋天,康熙帝微服在江南察访,他手中有一把精致的玉骨扇子。这扇子的一面画有“小桥流水夜”,另一面画的是“秋江垂钓图”。一日,康熙帝来到一家粥店,要来几碗红豆粥。店家哪知来的是皇上,随即过来,从肩上取下毛巾擦抹桌子。不料,将康熙帝放在桌面上的扇子碰落在地。康熙帝连忙拾起扇子,一看,扇子边上的一根较大的玉骨摔断了。这时,店家一边赔不是,一边凑过脸看着扇子上的“小桥流水夜”,脱口而出:
一山一水一小桥,
一轮明月照松梢;边沿虽破乾坤在,
一如既往乐逍遥。
康熙帝听罢,心想:这店家真乃心才不凡柯哲娴。“好!”康熙帝连声称赞。 
用罢早餐维达宝,康熙帝来到粥店前的柳池边,环顾着街上往来的行人和进出粥店的客人,见店家陪在身边李敖有话说,问道:“店家,你这粥店地处闹市,生意兴隆呀!”店家刚要开口回话,一位随从用手指划着周围烈性摔跤,先言道:“店家,你就再来几句‘一’字诗吧!”店家笑着说:“那我再次献丑了。”随即吟道:
一西一东一江水,
一颠一倒一池树;一来一去道上客,
一聚一散天边路;一励一精治国好,
一歌一舞赞君主。
康熙帝听了龙颜大悦、心满意足。真可谓:风流皇帝风流事王梓清,野店何妨有才子。

2018-08-27  •  浏览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