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千秋事迹一千万武汉人的命,靠的是这碗热干面-了不起频道

一千万武汉人的命,靠的是这碗热干面-了不起频道


有人说武汉人的命是热干面给的,在能够一个月吃早餐不重样的武汉,热干面依旧被武汉人赋予了不可替代的地位,甚至带上了一丝江湖的气息....

总第079期

作为每天早上全国最早醒来的城市,武汉有着高达95%的全国最高在外就餐比例。甚至连在武汉的外地人,都已经习惯在外吃早餐。有人描述了这样一个画面——
每天天没大亮,超过十万的武汉人已早早起床,在两万五千余个早餐网点,汗如雨下,有条不紊地为全武汉一千多万人的早餐忙碌着。并且风雨无阻,全年无休。

武汉人从来不说“去吃早饭”,他们有个统一的称呼,叫“过早”。这是湖北地区的一种俗称,尤其以武汉、宜昌、襄阳一带较为突出。
“过早”顾名思义,就是把吃早饭这件事,当成每天必须要过的节日,外吃早餐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一直延续至今,成为了一种习俗。如果你去到武汉,你会看到天刚蒙蒙亮的早晨,走在你身边的人手上都端着一份早餐,不管春夏秋冬,永远热气腾腾。
香港美食家称之为“早餐之都”,能吃够一个月不重样的花样。即使下大雨淹着水,早餐店里也是人挤人,这种精神,可能只有爱吃火锅的四川重庆人能与之媲美。

蔡林记的热干面、小桃园的瓦罐鸡汤、四季美的汤包、老通城的三鲜豆皮魏玛公馆,如果去到武汉不吃这四样,你很可能去了一个假的武汉!
武汉的早餐品种这么多,但如果要问外地人,最能代表武汉的食物是哪种?答案一定是热干面!
这不仅仅是外地人的印象,事实上,大多数武汉人的一天,都是从早上的一碗热干面开始的。
武汉人:“你们北京人天天吃烤鸭吗?”
北京人:“当然不,难道你们武汉人天天吃热干面?”
武汉人“对啊天天吃。”

全料热干面、虾米热干面、虾仁热干面、雪菜肉丝热干面、炸酱热干面、三鲜热干面......作为一种在品种上千姿百态的武汉早点,在武汉本地,热干面的销售起码占了早餐市场份额的一半。如果按照销售数量分,那么就只有热干面和热干面以外的品种。
热干面的主要市场还是集中在武汉本地,不像国民级餐饮品牌沙县小吃,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店。虽然在街头遍地开花,但要吃到真正好吃的、正宗的热干面,也不是随便走进一家就能满足的愿望。

热干面用的面是碱面,而一碗好的热干面,应该符合“制作精细、条细浆韧、色泽黄亮、调料齐全”这四个标准。
既不同于凉面,又不同于汤面。面条事先煮熟,过冷和过油后,就有了看上去让人食欲大增的亮黄、吃起来纤细爽滑有筋道的面条蒋建明。再配上以色拉油、香油、卤水汁、生抽、辣椒油组成的配料和香浓味美的芝麻酱汁,就是热干面祖传的秘方,诱人食欲!

在武汉,名号响当当的热干面店有很多,蔡林记、面妈妈、罗氏热干牛肉面店、陈记、卢记、疤子秘制、庞记、长子、姚嫂、石记.....这些武汉人眼里的“宝贝”,贯穿武汉街头街尾,有些甚至都开在同一条街上。你选择进去哪家,很可能不是因为谁谁谁的推荐,而是看你路过第几家网络重生,终于受不了这股子香味。
如何吃好一碗热干面?
一碗好的热干面端上桌,如果你不懂得正确食用的方法,再好吃也没用谭千秋事迹慈山寺。这也是很多外地人去到武汉,吃完第一口热干面就撂筷子大喊很难吃的原因。毒奶色

“那么干,还沾着黏糊糊的芝麻酱,又没肉又没菜,有什么好吃的?”不理解武汉人对热干面热爱的外地人如是说道。
会有这样的想法,很可能是因为你没有掌握热干面正确的打开方式!
一碗真正的热干面,面要弹得好,既不能软一分,也不能硬一毫。芝麻酱要调得好,干了不行,稀了也不行。辣萝卜丁要鲜美、脆爽。最重要的,一定要现做现拌现吃刘婉君,如果想着稍微放一会儿再吃,那就是暴殄天物。

有人说,外地人第一次吃热干面,很多体验都是以下三种:


那么,怎样才能吃好一碗热干面?
要从学会搅拌开始。
一拿到面,就要立马开始动作。要均匀地将碗里淋在面上的芝麻酱和藏在碗底的汁料,通过不停地上下翻动,让每根面条上都有碗里的配料、汤汁、和芝麻酱,这样拌出来的热干面才有嚼劲又好吃。

这一点,每个武汉人都是从小练到大,身经百战。
在“吃热干面”的学问里,有种理论叫“热干面的黄金6分钟”。
根据不完全统计以及大众经验,吃热干面最好的时间一定不能超过6分钟。也就是从拿到面那一刻起到全部吃完,都要在6分钟内。拿到面的一瞬间就要开始拌面,时间也不能超过一分钟。不然等面变冷,口感就会很硬,还会黏在一起形成面团状。
所以在吃热干面的时候,不管你是在路上还是在室内,一定不能顾及形象,想要享受到热干面的最美滋味,就要用最快的时候,拌出最好味道!

有人问,如何快速地从人群中找出武汉人?那就要看他是不是能够捧起碗大口大口吃热干面。
武汉三镇,再加上外来流动人口很多落月江湖,所以你根本无法从口音上判断他是不是武汉人。如果他不爱吃热干面,那他一定不是武汉人,而如果他爱吃热干面....那也只能证明热干面真的很好吃,毕竟很多外地人也是很爱这一口味道的。
而一个地道的武汉人,只需要余光一瞟,顺带耸两下鼻子,就能瞬间判断出,这碗热干面的味道到底正不正宗;即使是面还没吃到嘴里,只是用筷子搅拌了两下,就能清楚并且准备地知道,这碗面的条子顺不顺。

外地人或许很难理解武汉人对热干面的热爱,就像米粉之于长沙人、早茶之于广州人、火锅之于川渝人。用更确切的语言来说,热干面早已是根植于武汉人心中的文化符号。武汉人的血液里,流淌着的是热干面的热辣和“过早”的精神。
武汉人记忆中的“过早”和热干面
武汉的“过早文化”,源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经济活动。

 过去的汉口码头
武汉本来只有汉阳、武昌,汉口从明成化年间的“汉水改道”才开始兴起,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四大名镇”之首。到了清朝道光年间,汉口就形成了八大码头,而汉口开埠后,码头又进一步发展。到1949年,武汉水码头就有243个,陆码头则是220个。
既然是码头城市,作为商品集散中心,那必然会迎来五湖四海大量的移民和流动人口。所以武汉,是一座“五方杂处”的移民城市。在民国时期,武汉的流动人口,主要就是来自周边农村的临时工和季节工,还有一部分是流动商贩,这群人的数量大约相当于本地武汉人口的五分之一。

80年代武汉街头
流动人口多,又是九省通衢、码头林立、行栈遍布,来来往往的交易庞杂,所以那时候的武汉,最多的职业便是底层人口,很多都是做挑夫和脚力的行栈“扁担”,和三轮车“麻木”。
以底层为主的人口结构和码头江湖文化,对武汉的饮食,尤其是“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早餐文化,影响巨大。早就了早餐要物美价廉、遍布大街小巷、能随时端着就走,还能管饱、抗饿的“过早”文化。

不信你看,在武汉最受欢迎的几样早餐:豆皮、牛油面、面窝、马坪拐子饭等等,哪一个不是热量高又管饱,吃完一份能抗饿到中午。
而武汉早餐、小吃种类的繁多,也得益于大量外地移民的到来。一本《武汉小吃》收录了190种地方小吃,《中华名优风味小吃》收录了78种武汉小吃。

讨生活的人们从来都在路上,连吃早餐也是。挑夫们每天一大早就要出门做工,码头更是彻夜亮灯,所以武汉人很早就养成了户外“过早”的饮食习俗。早上,人们要匆匆赶到集市,来不及在家里用餐,所以只能选择在小吃店。
直到今天,武汉人仍然保持了这一习俗,而由于现代生活节奏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柳寒蝉,加上人们工作、学习的场所距离居住地距离增大,这种“过早”的习俗呈增强的趋势。
这也就是为什么,清晨你看到的武汉,是一条街的早餐铺,随便支起的马扎上坐满了食客,人行道、斑马线、车站旁全都是端着热干面或者其他小吃的上班族和学生....
汽车机车在耳边轰隆隆呼啸而过,气定神闲的人坐着享受早餐,而赶时间的人则是步履匆匆实践热干面的“黄金6分钟”。冲动、热辣、散漫、自由、还有享受,这是很多人给武汉贴上的标签。

为了歌颂“过早”,武汉人还专门写了几首歌:《过早歌》和《我要过早Rap》,夹杂着方言和各种早点小吃,能让人边吃早饭边抖腿,简直丧心病狂......
而作为“过早”中的扛把子,热干面之所以能与武汉息息相关,也与这里的气候有很大关系。
据说在30年代初期,汉口长堤街有个叫李包的人,在关帝庙一带卖凉粉和汤面。有一天,天很热,面没卖完,李包怕面发馊普变质,就把剩下的面条煮熟捞起来摊在案板上,不小心碰到了麻油壶,油泼在了面条上,李包索性把麻油拌合在面条里,然后将面条扇凉。
第二天早上,李包将拌了麻油的熟面条在开水里烫几下,滤去水,放在碗里,加上葱花等佐料后,立刻香气四溢,人们争相购买,吃得津津有味。有人问李包卖的是什么面,李包顺口说“热干面”。

之后便是1930年,黄坡人蔡明伟将热干面发扬光大蝉鸣空桑林,使之成为武汉人“过早”必不可少的一种食品。
热干面能受到武汉人的追捧,将其视为超越饮食的精神寄托,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前面又说,武汉曾经是一座码头城市,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聚集在一起,也就让这里的码头增添了更多的江湖色彩。
码头边帮派林立,像极了另外一个“上海滩”。不同帮派之间争夺地盘,就连挑夫们都一言不合就抡拳头。据统计,1949年前,武汉码头有大小佬600多人阿达玛斯,而1947汉口码头械斗纠纷平均下来能达到每月80多起。

就是这样一个火爆、热辣、烟火气息浓重的地方,也就造就了这里的人们的口味——咸、辣、重油。所以武汉菜,尤其是早餐,具有“香、热、快、鲜”的特点。
再看热干面的做法,有筋道的碱面,加上香味浓郁的芝麻酱,辣椒油、胡椒粉、葱花、香油倒在一起,再搅拌着吃。味重油重,一碗下去大汗淋漓,再加上便宜大碗,非常江湖,正是武汉人喜欢的感觉。
相比于一江之隔的湖南,和更南方的广东,一个是汤面,不适合外带;一个讲求大碗小碗的精致,不可能外带。沥干了汤随时就能端着走的热干面,简直就是居家旅行,赶早上班必备。

三镇合一的武汉,中间还有两条江将其隔开。本身就人口众多,上班很可能还要过条江,如果你去过武汉,大概也有领略过上下班时期路上能堵成什么样....所以,对于那些动不动就要花一个小时过江上班的武汉人来说,便捷又好吃的热干面,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端着热干面“边走边吃”,成了武汉人“过早”的标配。
“如何识别一个武汉人?不在于他到底爱不爱吃热干面,而是看他能不能端着热干面赶公车。”、“边走边吃算什么,高中的时候我都是一边骑车一边吃牛肉面的。怎么扶稳车?左手拿碗右手拿筷子,赶紧吃面!紧急情况右手捏闸就可以了!”
边骑车边吃热干面的武汉人....哇塞酷毙了!

在武汉本土作家叶倾城写的《蝴蝶飞过的城市》里,有一段描述热干面的话:“他要一碗热干面,是本地独有小吃,面煮熟,大约是油里滚过....等吃的时候,在水里过一道.....加很多榨菜、萝卜干、葱花,芝麻酱也很香....”
这就是武汉人对热干面的信仰。不管去到任何地方,吃一碗6分钟的热干面,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事。
因为热干面早就写进了他们的基因红粉金刚。

去武汉,记得尝尝这份清单上的热干面鹓鶵!
1
蔡林记
蔡林记可以说是历史最久的热干面品牌,从1930年开始,由武汉黄坡人蔡明伟夫妇打造出的经典招牌,直到现在都是代表着最正宗的武汉热干面。
蔡林记与别家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家采用的是独家黑芝麻酱。除了面条的嚼劲,芝麻酱可以说得上是热干面的灵魂。把黑芝麻酱料、肉末、醋、鲜辣味粉等按比例调配好与淡黄色的碱面搭配在一起,一碗热腾腾的热干面就可以上桌了。
地址:武汉有多家分店
2
李记热干面
李记的面筋道而有嚼劲,抓一把过热汤只需7-8秒,就可以捞起来。作料也给得很“泼辣”:撒上葱花、香菜、咸菜、酒鬼花生,再淋上传统麻酱、红油、辣酱与醋,把整碗面都覆盖住了。芝麻酱很香,吃完了面的人总要往碗里倒点开水,趁着热就着香,慢慢喝下去。
地址:汉口利济路与多福路口
3
拍碗热干面
这是一家热干面网红小店,店内装潢文艺清新,以涂鸦为主,与平常我们看到的热干面馆不太一样。走进去,你会感觉到,原来日式文艺风的环境加上地道的武汉热干面,竟然毫无违和感!
这家最大的特色就在面的粗细。拍碗的面条要比别家的粗,口感也不同于传统热干面所用的碱面,很有弹性,吃起来有点像乌冬。
配料方面,除了吃热干面要用的固定的麻酱之外,还有它家特制的麻辣牛肉!满满一大碗,配料超级足!
地址:白鹭街9号(楚河汉街地铁口A出口)
4
罗氏热干牛肉面馆
这家以生烫为特色的热干面馆,曾经在武汉市第二届热干面大赛中获得冠军。
罗氏热干牛肉面馆,以生烫为特色,辣椒油也非常的辣。放置食材的桌上永远有一大盘新鲜牛肉。每当客人点上一碗生烫牛肉热干面杜吉明,老板就会舀上一大勺肉牛放入热锅中,然后看准最佳时间捞起来放入碗里。熟度适当的牛肉,就着最鲜嫩的口感,配合着热干面的芝麻酱,趁热吃下一大口,全身上下的毛孔一定会在那一瞬间全部张开!
地址:玫瑰街279号
带上你的胃和行李,出发去武汉吧!


都来说一说,你们吃的第一碗热干面,给你们留下了什么印象?



想了解更多内容
戳蓝字阅读往期文章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小霸王”|
|《九色鹿》之后,中国再无动画片|
|从985毕业后,我选择去收破烂|
|这家自行车主题的咖啡馆,叫“永久”|



2017-02-08  •  浏览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