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aeon一女恋三男?大叔、小鲜肉、人夫都不放过?《我很烂,但我不乱》本期精彩,有你好看~-有故事的人

一女恋三男?大叔、小鲜肉、人夫都不放过?《我很烂,但我不乱》本期精彩,有你好看~-有故事的人
点击上方蓝字“有故事的人”一起玩耍
我很烂,但我不乱
第一卷 谁的初恋不癫狂3
第三章 不华丽的邂逅
少女时代的故事要从2001年的秋天说起,那年我十六岁。
【高一二班·教室·早读课上】
那是我踏进高中生活的第一天。由于大家都是初来报道,所以座位都是按照个人喜好随便挑的,于是我便坐在教室第四组第一排最靠窗的位置吃起了早餐。
也许是我来的比较早的原因吧,教室里没什么人,除了零零散散地坐了几个和我一样早到的同学外,还有一对貌似情侣的男女坐在我这组最后面的位置上卿卿我我,看样子好像是在庆祝他们俩考进了同一所高中并幸运地进了同一个班。
几分钟过后,班里便陆陆续续地坐满了新同学米虫的春天,这时,一个男人从前门急冲冲地走进了教室,呼吸似乎有些急促,皮鞋西裤搭了一件简洁的浅色短袖衬衫,汗水将他湿透的衣服黏住,透过衣服,我能隐约地看见那身魁梧的肤色,再往上看,深邃的眼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但看上去一点也不显得老土,还有几分帅气。
“大家好核力突破,我叫张一全,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也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张一全的嗓音就像电台的DJ那样性感。
接着张一全看了看手中的表仙界第一商贩,风趣地问道: “额,我没有迟到吧?”
“没有!”班里的同学齐刷刷地回道。
“那就好!现在是七点二十分,我想利用早读课的时间请几个同学帮忙领下这个学期的教材,有自愿的同学吗?”
“我。”甲。
“我。”乙。
“我……”丙。
班里的几个男同学争先喊道。
“好,那就你、你、你和你。”张一全用最快的速度挑了几个强壮的男同学,接着又说,“那好,剩下的同学呢……就自由相互认识一下吧……”
张一全说话的同时,后面时不时进来几个迟到的同学,其中一个满身臭汗的男同学在教室里溜达了小会,最后走到我隔壁的空位上,背对着我,“duang”一声坐了下来,然后回头眯着眼,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操着一口港式口音说道:“同学,你好,我叫项博”
那一秒,我是被吓懵了的。
还没等我回应,项博就顺手抓起我桌面上的早餐奶,“咕噜”一声喝了一口,接着说道:“这奶真好喝!谢啦哈!”
“喂!这是我的奶耶!”我生气地说。
“我知道啊。” 项博好像还没有意识到我的不爽。
“我喝过了!”我继续道。
“我知道啊。”
“那你还喝?”
“有关系吗?”项博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你很臭,你知道吗?”我不小心说了真话。
“你懂什么?这叫男人味!”
“我不管,你陪我钱就是了。” 我边伸手边说。
“别那么小气啦,大家一场同学,我刚打完球,很渴的,理解下啦,同学。” 项博再次露出那排整齐的牙齿。
“呵呵,你神经病啊?一大早跑去打球,我还真是活久见了小气鬼喝凉水!”我一边嘲讽宇宙本源诀,一边向项博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奶你都喝了几口啦,我还没嫌弃你的口水呢,不是吗?大家新同学又是新同桌,就当是你给我的见面礼啦。”
“谁跟你新同桌了?你是不知道吧,这位置大家都是随便坐的,很快我们就不是同桌了!”我叫嚣道。
“真的吗?说不定等下我们还会是同桌哦!”
“呵呵,如果等会我们还是同桌,我就……我就每天都请你喝一支早餐奶,直到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为止!”我激动地胯下海口,接着便迅速举起手向张一全喊道,“老师!”
“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吗?”张一全一边笑一边看着我。
“我们的位置是不是应该重新调整一下?”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道。
“位置暂时就按现在的坐吧,我相信都是大家自己挑的座位,应该是自己最喜欢的了,不是吗?”
“我……”我竟被张一全的话给呛到了。
“同学,看来要委屈你每天都给我买早餐……奶了。”项博故意将“早餐”和“奶”字分开念,并露出一脸得意的表情。
从那天开始,我执行了我的愿赌服输,如果说所有的心动都是从邂逅开始,那我和项博的故事恐怕就是最不华丽的邂逅了。
(作者:叶小逊;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区门口】
那天晚上下自习课后,我步行回家,碰见继父和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在小区门口拉拉扯扯,好像在吵架什么的。此时继父好像看见了我,于是我便假装一边走,一边在书包里找钥匙。慢慢地,我越发走近,继父就越发紧张,想尽快挣脱这个女人,生怕被我看见引起什么误会。正当我快要和继父插肩而过时,那个女的突然推了推继父,继父脚跟没站稳,往身后退了一步,然后不小心碰到了我。我回头冷漠地瞄了继父一眼,没有讲出半个字印江教育网,便淡然离去。
然而,继父那个惶恐和茫然的表情至今我还历历在目。
(作者:叶小逊;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房间】
过了许久,继父一脸狼狈地回到了家。
他先是走到我房间门口看了我一眼,我假装没有发现他,继续盯着电脑看,继父见我如此专心,便无声离去,没过多久,他又走了过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叔叔是不是有话跟我说?”我看着电脑问道。
“冰子啊,我……”继父吞吞吐吐。
“你们的事……”我冷漠地回答道,“我不想知道。”
“嗯。”继父好像吞了一千根针,道不出一个字。
“对了,以后多给我3块钱早餐钱。”继父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临朐人才网,我喊住了他。
“好狗运战神。”继父没有问我原因,只是用沉默来代替了回答。
这些年我越长越大,和继父也越走越远,我知道,他有很多事情瞒着我,而我也有很多事没告诉他,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越来越厚的茧,不是三言两语,又或是三天两日就能融化得掉。
(作者:叶小逊;原创作品,倪宝铎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一二班·教室·早读课上】
又是一个无聊的星期一,我像往常般,懒洋洋地趴在座位上,看着窗外那懒洋洋的紫荆花树被懒样洋的风吹抚着,阳光透过叶缝懒洋洋地躺在我的桌面上,仿佛也在看着懒洋洋的我。我举起右手,挡住了那一片余辉,我知道,放学时间早就过了,教室里除了几个打扫卫生的同学外,还有几个一边吃晚饭一边背单词的“三好学生”,另外就是一对情侣,坐在教室后面卿卿我我,他们俩应该是在等待着夜幕降临,然后去操场上面看看星星,数数月亮什么的。生活就是这样不停地重复着,枯燥、平凡、又简单,这些人洋溢着无限春光,挥霍着一去不返的青春。当然,这些人里面包括了我。
“邹田冰子,你怎么还不睡觉?”是项博的声音,这时候的他应该是刚打完球回来,身上散发着一股熟悉的汗味。我心里有些许开心,但是又故作镇定地回答道:“刚睡醒,没看到啊李韵熙?”
“哦,那你还不快点去给我买吃的?我饿了。”
“钱呢?”我神速起身,伸出左手跟他说。
“明天早餐我的。”他连忙凑上一句。
“你记得买才好!”
“一定一定。”
我鄙视地看了项博一眼,然后起身走出教室。其实,我心里清楚,明天早上的他,准迟到两节课,他所谓的请我吃早餐,也许到了猴年马月也未必实现得了今磨房。
“顺便给我带杯绿茶哈。”这时项博朝着教室门外嚷嚷了一句,然后又补充道,“别忘了我们明天晚上有约啊!”
“今天晚上我要去张一全的补习班补课,没空。”我喊道。
“不是今天晚上,是明天晚上。”项博喊道。
“知道啦。”
正当我大声回答项博的时候,碰巧在办公室门口撞见了张一全。
“老师好。”见到张一全,我似乎有些紧张,不自觉地降下了音量。
“去哪?”张一全问。
“去给项博买吃的。”我不小心说了实话。
“哈?”张一全有些不解,“帮项博买吃的?晚饭吗?”
“额。”
“别吃了,到我家里吃吧。”只见张一全一把拉住我的手。
“那项博呢?”我问降谷零。
“对,你去叫上他。我在这等你。”
“好吧。”
于是我回到教室。
“喂。”
“饭呢?”项博问道。
“张一全叫我们去他家吃饭,我今晚还要去他那补课呢。”我说。
“张一全没事干嘛叫我们去吃饭?”项博又问。
“我怎么知道?”
“我不去。你自己去好了。”
“那晚饭你自己去吃咯。”
(作者:叶小逊;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路上】
“老师幽灵客栈,我们走吧。”我跟张一全说,“项博他不去了。”
张一全是个刚毕业不久的老师韩飞行,他和他的妻子有着一段令人羡慕的故事:他的妻子叫蔡小乔,他们从小就是邻居,俗套点说就是青梅竹马。那年高考,他们一块考上了当地的一所师范大学,由于家里都很穷,蔡小乔选择了辍学就业,白天在鞋店里上班,夜里到步行街摆地摊,挣来的钱全给张一全做生活费,那时候的他们一个月才见一次面,很累,但是很开心荆慕瑶。张一全毕业的第二天,他们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没有华丽的婚纱,也没有浪漫的婚礼。后来张一全因工作原因,便带着蔡小乔一同来到这里,并住进了学校安排的教师宿舍。张一全为了让蔡小乔过上更加舒适的生活,后来向银行贷款,在“写意生活”买了一套房子,没多久就搬出教师宿舍,几个月后又在“写意生活”附近租了个六十平米的办公室开设了补习班,再后来,张一全补习班越开越好,赚了一笔钱后,张一全又开始转战炒股做起投资。
“走,我们去逛超市。”张一全不知哪里来的兴致,说走就走。
“哈?不是去你家吃饭吗?怎么去逛超市啊?”我问。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张一全说道。
“那……那我们要到哪个超市?”
“去最近的咯。”
“嗯。”
一路上,我和张一全的对白并不算多,他也没像别的老师那样问长问短的。
“有男朋友了吗?” 张一全见我们陷入了尴尬的局面,终于开口打破了宁静。
“哈?怎么可能?我不早恋的!”我腼腆且惊讶地回答道。
“我高中就谈恋爱了!哈哈哈……”他一边说一边笑到。
“嗯,然后呢?”我不耻下问。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
“你不是结婚了吗?”
“是啊!但和我高中就谈恋爱有联系吗?”
张一全的回答似乎在跟我说,蔡小乔并非他的初恋!
“老师,为什么要买可乐呢?” 走出超市后,我无聊随便找了个话题。
“帮我拿吧,我先抽根烟。”张一全将手中的两支大可乐递了给我。
“其实呢,叫你来就是让你干活的,哈哈哈……”张一全一边叼着烟一边开心地笑。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张一全抽烟的模样,动作十分纯熟。
“邹田冰子gostop。”
“老师怎么啦?”
“其实你很小鸟依人,知道吗?”张一全好像要泡我了。
“真的吗?”我的心里暗爽。
“是啊!以后做我的出轨对象吧,好吗?”
张一全吐了口烟,认真地看着我,那深邃的眼眸里透露出一丝沧桑的气息,我被他深深地吸引住了,但我心里清楚地感受到,这不是爱,而是对他的同情,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段故事,埋在心里很久很久,时间长了,渐渐地连自己也忘记了。我仿佛察觉到他和蔡小乔之间爱情早已烟消云散,有的只是一种责任罢了。
“你是在调戏我吗?”我突然豪放起来。
“是的,被发现了!”
“好吧!允许你调戏我三分钟!”
“顽皮。”
(作者:叶小逊;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写意生活·张一全家】
张一全的家门是敞开着的,他的妻子,也就是蔡小乔正在厨房里各种忙活,我趁张一全不注意,偷偷地溜到他们的厨房。
“你好,额……那个,请问透子,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蔡小乔。
“不用不用,你出去坐着等吃就可以了张心妍。”蔡小乔很是客气。
“我坐不住了,手里有些寂寞,就是想活动活动。”我给自己生搬硬套了一个借口。
“那……好吧,你就帮忙准备下碗筷吧。”
“好的。”
“你和张老师怎么认识的?”为了营造和谐的氛围,我笨嘴拙舌地问了个尴尬的问题,哪怕我早已在其他同学口中得知了那么一些他们的故事,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在当事人身上得到印证。
“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了。”蔡小乔好像很乐意分享他们的故事。
“听说老师对你很好哦。”
“对啊。”
“那你们一起多少年了?”
“高中到现在,都差不多十年了吧。”
……
“老师,吃饭了。”我端着一盘螃蟹走出了厨房。
“这个怎么吃?”张一全老早就坐在那,见到我一脸雾水便又急忙解释道,“哦,这螃蟹是班里曾广胜同学的妈妈今天早送给我的,我们山里长大的孩子,没吃过这玩意,这硬邦邦的壳怎么敲开?”
“你示范给我们看看。”没等我反应过来,张一全拿了一个螃蟹塞到我的手上。
“那你看好了,先把螃蟹的肚子翻过来华子岗,拔掉这个三角形,然后在这个空隙处将壳掀开。”我将螃蟹伸到张一全面前,“啧啧啧,你看,这白花花的肉,多鲜嫩。”
“老师,今天我要是不来的话,你们是不是准备用铁锤敲开吃诺基亚aeon?”我迫不及待地问。
“是有这么想过,不过叫你来就是要你教我们怎么吃螃蟹的。”张一全厚着脸皮说。
“难怪,我说今天你怎么会突然那么热情地招呼学生到你家吃饭,原来是别有用心的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今天原本叫了很多人,但就你一个愿意来。哈哈。”张一全露出了狡猾的笑声。
在后来的日子里,张一全告诉我,世界上根本没有爱情,所谓爱情,时间久了便延伸成了一种习惯,或是亲情,亦或是责任。这也证实了我以前的猜想,张一全之所以娶蔡小乔,并不是因为他爱她,而是因为他要对她负责任,毕竟那个女人将自己一生最宝贵的青春都献给了他!
作者:叶小逊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期预告
第四章 三寸日光

看完还想看怎么办?
长按识别以下二维码
时刻关注小说动态!

点击“阅读原文”,回顾往期精彩!

2015-11-21  •  浏览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