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嵩跨年演唱会一女八夫,晚上挨个来排队…-露露有绝活

一女八夫,晚上挨个来排队…-露露有绝活


第1章 初恋变嫂子
我从小就喜欢嫣然姐,曾经无数次幻想娶她当老婆,可后来我却变成迷奸她的罪犯,还坐了两年牢罗拉·迈特拉。
14年一个雨夜,我哥慌慌张张的冲进卧室,跪在面前求我救他。他说他趁嫣然姐的父母不在家,偷偷下药迷奸嫣然姐,可刚扒掉嫣然姐的衣服,她父母就回来了。
他趁乱逃走,虽然没有被嫣然姐的父母认出来,但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报警,他免不了要坐牢。
所以他想让我帮他顶罪,我不答应,他就要撞死在我面前。
我哥叫赵斌,城建局工作,当时他正面临升迁的机会,要是这件事被查出来,他的前程就毁了。我是父母捡来的,赵斌就用感情绑架我乐游租号,父母的恩情岂能不报。
我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后来嫣然姐的父母果然报了警,我被判了三年,但我表现好,减了一年。
去年夏天,我刑满释放,几次去找赵斌,他都躲着我,打电话也不接。爸妈说我会给赵斌脸上抹黑,连家门都不让我进,还跟我断绝关系。
我像丧家犬般流浪了几天,最后就在我决定去远方时,赵斌忽然现身了。
那天他搂着嫣然姐的腰,满面春风,就在我猜测他们的关系时,赵斌笑着说:“赵杰,我和嫣然结婚了,你得叫她嫂子。”
嫣然姐嫁给赵斌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心就像刀割似的,那种滋味真他妈不是人受的。我心爱的女人,竟然变成了我嫂子,我怎么能接受?
我忍不住看向嫣然姐,两年不见,她变得更加漂亮,柳腰莲脸,身材高挑,一双大长腿特别笔直,似乎身体每个部位都是那么完美。
可嫣然姐看我的眼神,明显带着一股憎恶,好像见到仇人似的,对我充满敌意。
我知道,她还不肯原谅我。
赵斌看到气氛尴尬,就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只要你以后好好做人,我相信嫣然会原谅你的。”
我的牙都快咬碎了,我帮他坐牢,他居然来充当好人。胸腔里面憋着火,半晌都没说话。
赵斌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你今年也23了吧清丰吧,该谈对象了,我托朋友帮你瞅了一个女孩儿,是个千金小姐,人我们也都见过,长得跟你嫂子都不相上下。
女方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想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过些天我把她约出来,你们先见个面,只要人家没意见,你就答应吧。”
我瞥了眼赵斌,说不用了吧,你觉得富家千金能看上一个强奸犯嘛。
赵斌顿时语塞,表情有点不自然。
嫣然姐哼道:“你以为你哥想管你嘛,你要不是他弟弟,他才懒得帮你找对象呢。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又不是你哥让你坐牢的,跟谁欠你似的?!”
赵斌摆手说:“诶,别这样说嘛崇明生活网,他刚出狱,我们要体谅他的心情。”
嫣然姐说反正我觉得这件事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人家条件那么好,多少人想入赘都没机会,他可倒好,以为人家非他不嫁呢李艺真!人要有自知之明,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嘛!
嫣然姐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我的心脏,心都开始滴血了。
我能感觉得到,嫣然姐的心里只有赵斌,不管赵斌说什么都是对的。既然她也希望我找女朋友,我又何必苦苦暗恋她。
我说你们说的都对,你们都是好人,是我不识趣、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一个坐过牢的强奸犯,有什么可傲慢的?哥,嫂子,我先谢过你们,这件事办成了,我再好好答谢你们!
嫣然姐皱了下眉,似乎感觉到我有点不对劲儿,可我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就走了。
第三天,赵斌安排我们见面。
女方叫尚文婷,确实很漂亮,平心而论,她完全能跟嫣然姐媲美,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始终都觉得嫣然姐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尚文婷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冷艳,不正眼瞧我,可能是看不上我吧。从她的言语和表情来看,我觉得我没戏了,可没想到的是,尚文婷却说对我感觉不错,可以先交往。
后来我们又见过几次面,大概两周后,我们就确定了男女关系。
相处不到两个月,尚文婷就主动提出订婚,我当时只想用这件事气下嫣然姐,就浑浑噩噩的同意了。
订婚前几天的下午,尚家的亲戚一起吃饭,尚文婷却没有到场,手机也关机了,后来我只好去她的别墅找她。
我刚来到尚文婷的别墅,就听见卧室里有异响,还有微弱的喘息声,我走过去看到卧室门没有锁,猫着腰从缝隙中看进去,顿时就傻了眼。
麻痹的,尚文婷居然和一个男人滚床单,而那个男人竟然是赵斌……
第2章 威胁嫣然姐
看到卧室里淫乱的画面,我好像被雷轰了,瞬间石化。
我虽然对尚文婷没什么感觉,但她毕竟是我女朋友,居然背着我做这种事,我他妈真想弄死她。
还有赵斌,他还是人嘛,我帮他坐两年牢,结果他就这样报答我,草,简直禽兽不如。
一怒之下,我直接踹门而入。
赵斌和尚文婷都傻了眼,就在他们惊慌失措时,我握紧右拳,猛然打在赵斌脸上。
砰地一声,赵斌掉下床,疼得直咧嘴。
可能是心虚吧,赵斌没敢还手,很快就被我打得爬不起来了,看到他的惨状,尚文婷既心疼又气愤,冲着他说斌哥,还手啊你,许嵩跨年演唱会他敢打你,你也打他,我们真心相爱母狼的智慧,没什么对不起他的。
我说尚文婷,你他妈就是个贱货,勾引有家室的男人,你会遭报应的!
尚文婷气得不行,抓住手机就扔过来,我猝不及防,脸被打个正着,立即痛呼一声。
趁此机会,赵斌爬起来说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不管咋说我都是你哥呀。要不你开个价,只要别把这事告诉嫣然,你要多少钱都行。
“我虽然穷,但我也不会因为钱出卖自己的良心!想用臭钱收买我,做梦去吧!赵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嫣然姐,让她看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想用手机把眼前的画面拍下来,可刚拿出手机,赵斌忽然就抢过去,然后猛地摔在地上说:“赵杰,你别太过分了,你敢把这件事告诉嫣然,我饶不了你!”
这种时候,他还敢威胁我,我心中那火啊蹭蹭蹭地冲向脑袋,咆哮着说:“老子连坐牢都不怕,还怕你报复?!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找嫣然姐!”
我推开赵斌,就从卧室走出来。
赵斌想拦我,可他浑身赤条条的,下面那玩意甩得老长,不敢追出来,气得捶胸顿足,破口大骂。
后来我径直去嫣然姐家。
可没想到的是,赵斌居然先我一步到家了,我赶到他家时,他浑然无事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嫣然姐给他削苹果,嘴角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赵斌看到我进去,放下报纸带着些许惊讶的表情说:“小杰,你咋来了,快过来坐,我跟你嫂子刚刚还说到你呢。呵呵。”
我冷冷一笑,说你演技这么好,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赵斌佯装一愣,接着说:“小杰,你说什么呢,什么演技?”
“你自己说,刚才你在哪里,做过什么事情!”我怒道。
赵斌无辜的说:“我今天一天都在单位呀,刚回来,咋了?”
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反倒把我气得不知道咋说了,最后我深深吸了几口气,忍住打他的冲动,然后把他和尚文婷的事情说了出来。
赵斌蹭的一下站起来,板着脸说你胡说什么,我看你吃错药了吧。尚文婷是你女朋友,将来很可能是我弟妹,我能做这种事情?!
嫣然姐也气愤说:“赵杰,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会对你哥造成多严重的负面影响?他是你哥,你污蔑他居心何在!”
我说我没有诬陷他,这是真的!
“真的?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我就相信你!”嫣然姐仇视着我说。
看到嫣然姐不相信我,赵斌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冷笑,冷哼道:“他瞎说的,哪有什么证据呐。好了赵杰,不要再闹了。”
我紧紧攥着拳,杀人般瞪了赵斌一眼,然后对嫣然姐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骗你。
“斌哥是我老公,可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要是再让我听见这些话,我绝不轻饶你!你走吧,以后没重要事就不要来我们家,我们不欢迎你!”嫣然姐气得不行,指着门口说。
我说你被赵斌骗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是人渣,连畜生都不如!
“啪!”
我的话音刚落,嫣然姐就扇了我一耳光,声音脆响,半边脸都火辣辣的。她面若寒霜,声音愈发寒冷,冲我吼道:“我不许你辱骂你哥!你给我滚!”
别人打我一耳光,我非得还回去,可惟独嫣然姐让我束手无策。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还能怎样。草,好心当做驴肝肺,我他妈真是多管闲事!
“李嫣然,既然你这么相信赵斌,那我无话可说。但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你终有一天会后悔的!谁好谁坏,时间能证明一切!”我摔门而去,对她真有些心灰意冷了。
可是,虽然我嘴上说不再管嫣然姐的事情,但我心里又很不甘心,我没做错什么,可所有人都把我当成过街老鼠,这一切都是赵斌造成的,他把我害这么惨,我也不能让他好过。
嫣然姐不是想要证据嘛,那我就找到赵斌出轨的证据,看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跟踪赵斌,只要能找到他出轨的证据,花再多的时间我都愿意。
我本以为这件事会很难,却没想到当天下午就有了收获。
下班后,赵斌请一个女同事吃饭,吃饭时他的手很不规矩,老是在女人的大腿上揩油,我趁机拍下照片。
找到证据后,我就准备去找嫣然姐,可走在路上代嫁狂妾,我又觉得这么做太莽撞了,就算最后嫣然姐相信我,看清楚赵斌的为人,赵斌也不会放过我。
思来想去,我决定暂时先不要去找嫣然姐,倒是可以用这些照片,试探下嫣然姐对赵斌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晚上回到租房,我就注册了一个微信号添加嫣然姐好友,附加消息:我是来讨债的!
很快,嫣然姐就通过了申请,发来消息问你是?
我从那几张照片中,挑了一张最能证明赵斌骚扰女人的照片,给嫣然姐发过去,打字说:我是这个女人的老公,赵斌这个杂碎敢碰我的女人,你说这件事咋整!
嫣然姐沉默了好久,后来回复信息说:对不起,您消消气,我想赵斌也是一时糊涂,才做了这种事情。我可以给你钱,但请您一定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她是您爱人,事情曝光对您也没好处。
我说你以为钱能摆平一切嘛,我告诉你,钱治不好我心里的创伤!
“那您说,我怎么做才能让您息事宁人?”嫣然姐说。
我想了想,然后打字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赵斌敢玩我的女人,那我也要玩他的女人!想让我息事宁人,除非你陪我睡觉龙啸大唐!”
我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看嫣然姐怎么说。
过了几秒,嫣然姐发来信息说,你太过分了!赵斌固然有错,但他也没跟你爱人上床,摸下大腿就让我陪你睡觉,这么过分的要求我办不到!
其实我早就猜到嫣然姐不可能答应,因为她不是随便的女人。我说:“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向检察院投诉他,他身为国家公务人员,居然调戏良家妇女,我倒要看看国家管不管他这样的蛀虫!”
嫣然姐可能吓到了,立即发来消息说:“除了陪你睡觉,我什么要求都能答应你。”
嗬,没想到她这么在乎赵斌的仕途,这样也好,我就收点利息回来。于是我就厚颜无耻的打字说:“是吗?那你先发几张你的床照,要不穿衣服的。”
面对这么无耻的要求,邢雅晨恐怕嫣然姐都快气死了,沉默片刻,她说:“等我几分钟,我去拍。”
我兴奋得要死,不停地吞着口水……
第3章 内衣照
后来嫣然姐真的给我发了几张床照,而且只穿着内衣和内裤,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胸部饱满,柳腰纤细,最诱人的要属她的大腿,浑圆修长,大腿合拢没有一丝缝隙。
但美中不足的是,照片里居然没有嫣然姐的脸,我就说为什么看不见你的脸,万一你拿网上的照片糊弄我呢,我要露脸照,马上去拍。
过了不久,嫣然姐果然发来一张露脸照,香腮微红,眼神却显得冰冷丹青不渝,好像见到仇人似的。
那时候,我的下身已经有了明显的反应,欲望驱使下,我又让嫣然姐脱掉内衣,我要看她的胸。嫣然姐当场就拒绝了,让我别得寸进尺,还说照片不能让别人看到,不然绝不放过我。
我说可以,但今晚的事情,你也不能告诉赵斌,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然他会报复我。
我手里有赵斌的把柄,不怕嫣然姐不就范,但也不能操之过急,第一次就能搞到她的内衣照,已经很不错了,时间还长,慢慢来吧。
那晚我很久都没睡着,满脑子都是嫣然姐穿着内衣的画面。
次日我刚睡醒,就听见了敲门声超s同盟,打开门看到是尚文婷,我没好气的说你来这里干嘛,我不想见你,你给我滚!
尚文婷瞥了我一眼,走进来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我们谈谈吧,既然你知道我和斌哥的关系,那我也不瞒你。我承认,我喜欢的人是赵斌,自从那次他救过我之后,我就喜欢上他了。他对我也用情至深,只可惜他已经结了婚,不过他说过,为了我,他可以跟李嫣然离婚。”
尚文婷真是个煞笔,救过她一次,她就爱上人家了?!
我说你真会做白日梦,救过你一次他就能娶你?我认识赵斌那么多年,还不了解他嘛。他上大学期间,不知道搞大了多少女人的肚子,自己爽了之后,就一脚把她们踹了。他最擅长的就是花言巧语哄女人开心,你感觉他很爱你,其实他是觊觎你们家的钱,还跟你结婚,呵呵。
“你胡说!斌哥是爱我的!”尚文婷杀气腾腾的看着我,“而且我们的事情也跟你无关汇安人才网,你别多管闲事。还有,我们的订婚如期举行,我和斌哥的事情,你也得保密。如果让第四个人知道,我饶不了你。现在说你的的条件吧,只要不是特别离谱,我都能答应你。”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到了这种时候,她居然还想让我继续戴这顶绿帽,草,当我是傻逼嘛。
我义愤填膺的说:“我没什么条件,也不会跟你订婚,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走吧!”
尚文婷冷笑道:“我们订婚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你现在想反悔,已经晚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到这里,尚文婷从包里取了两沓钱,放在茶几上说:“这两万就当给你的补偿,只要你乖乖听话,以后我还会给你更多钱。”
钱钱钱,为什么每个人都想用钱来打发我,难道我就那么贪财嘛。我怒不可遏,挥手道:“别做梦了,我不可能同意!”
“你知道我和斌哥的关系,如果你不能为我所用,那我只能让你变成死人,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一个电话就能弄死你,不信你就试试。”尚文婷说,“我劝你不要跟我作对,把我和斌哥的事情忘了。订婚那天我派人来接你,就这样。”
然后尚文婷就走了,我气得捶胸顿足,真想杀了尚文婷,可我不敢,杀了她我也别想活。
气愤之余,我不禁在想既然尚文婷喜欢的人是赵斌,那她为啥还要跟我订婚,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凤咲夜。
直到订婚那天,我才解开疑惑umaga。
订婚仪式比较简单,尚家只邀请了至亲参加,订婚宴结束后,我经过花园时,偶然听到尚文婷和她闺蜜的谈话。
她闺蜜说:“文婷,恭喜你,你马上就要成为江龙集团的继承人啦,以后可别忘了照顾我哦。”
尚文婷白了她一眼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恭喜什么。”
“伯父不是说,你和文娇谁先结婚,谁就是江龙集团的接班人吗?伯父不会变卦了吧。”她闺蜜皱眉说。
尚文婷摇摇头,说那倒没有,我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膝下无子,只能从我和文娇里面选一个接班人,但我和文娇阅历尚浅,他对我们都不是很放心谈谈服饰,担心我们将来找一个觊觎我们家财产的老公,所以他才决定选接班人之前,先把我们的婚姻办妥,他可以给我们把关。
说到这里,尚文婷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异常才又说:“江龙集团价值几十亿,我妹不会轻易把公司让给我。再说赵杰就那怂样,我们虽然订了婚,可我爸不一定能看得上他。根据我对我爸的了解,他对赵杰的考验还没开始呢。”
尚文婷的老爸叫尚江龙,咱们沙洲市有名的企业家,他创建的江龙集团总资产高达几十亿,房地产、餐饮、休闲会所等多个领域都有涉猎。
可天妒英才,前不久,尚江龙被查出患有肺癌,病情越来越严重,没准哪天就驾鹤西去了。
听到她俩的谈话,我才知道尚文婷之所以急着跟我订婚,目的就是当接班人。
我能让她得逞嘛,当然不能,于是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尚江龙。
但揭穿她之前,我必须从她身上收点利息回来,晚上尚家的亲戚都走了,我偷偷去了尚文婷的卧室,能不能甩掉处男的帽子,就看今晚了。

2016-09-29  •  浏览 (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