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佩榆一场花事,忆往昔-唯美心情美文

一场花事,忆往昔-唯美心情美文


作者 | 程庚朗诵 | 花儿飞飞

阳光和煦,清风拂面,漫步于山间小道,田野村庄,姹紫嫣红的花儿仿佛一夜间扮靓了这梦醒的大地,静谧中透着生机,芬芳中夹着甜丝,成群的蜜蜂穿梭花丛,尽显优美的舞姿和忙碌的劳作。
对于春的贡献,花比叶好像更加积极,不甘落后,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金黄的油菜花,成片的紫云英。
就连满地的野花,都没来得急等到叶的陪衬,就已争先恐后傲然绽裂了,怒放的夸张,含苞的难耐,总之皆是那么抢眼,真是迫不急待,美不胜收。

小时候,简陋的农家小院里,房前屋后,菜地埂上,都会习惯性栽上几棵果树,每逢这个时候,整个村庄都会被繁花映衬,芳香四溢,浓郁扑鼻,沁人肺腑。
那个时候,果树很多,也许是小孩子们早就习以为常的缘故,不懂得什么赏花,高兴的原因只有一个蒋军虎,那就是看到花自然就想起了果,心里有了一份希望,期盼果实成熟一解口馋,诚然也就很知道惜花了。
那时,村子里的孩子多,大人们栽下果树收获再多不为买卖,好像就是为了拴住自家孩子的腿,免得到了果熟的时候因嘴馋祸害,偷食别人家的超级囚徒,当然一碗居,赶上果子丰收的时候,邻里间相互赠送些是常见的事情。
老家常见盛产的果树就有桃树、梨树、杏树、枣树、樱桃、李子和葡萄,也算丰富。
如今,每当春意渐浓,百花竞放,静心品赏的时候,也总能勾起一些美好的回忆。

小时的老家坐落在水库旁,只有两家,场地很宽,果树的品种和数量自然也是很多。
每逢冬去春来,冰雪融化,河面解冻之时,听屋后清流潺潺,枝头鸟雀和鸣,看四周绿荫环抱,鲜花簇拥,更有屋旁池塘里各式生灵的萌动,一直以来都是时常萦绕在梦中的世外佳境。
印象最深的当属菜园旁土丘上那棵粗壮高大的樱桃树,花开时间虽较晚于其它果木,但簇生拥挤的白花在其它花儿即将凋谢的时候,真是独显尊贵,显得高傲,成群的蜜蜂围着樱桃树嗡嗡作响。
它花期较长,大约开花后十余天,青青的小小的球型果实即会挂满枝头,若逢天气暖热,几场春雨,几日春阳,果实转眼间就红透了,像一个个红色的玛瑙,晶莹剔透,鲜丽夺目,直叫人垂涎欲滴。
都说”蚕老一时,麦熟一晌”,其实,樱桃成熟也很集中,如不及时采摘会很快掉在地上,鸟类好像也对这种果实忒别亲睐。
每到樱桃即将成熟的时候,几个哥哥把竹帘依枝绑架在樱桃树上,我们会爬上树,躺在上面乘凉休息,随意挑选熟透的樱桃,赶走抢食的鸟儿,真有伸手即来,张口就有的感觉,伴着阵阵的凉风真是舒坦极了,我时常躺在上面不知不觉睡熟了,儿时的玩伴大多也都能尝到它的滋味。
上小学后,听到《樱桃好吃树难栽》这首当时堪为流行的歌曲时,我曾经暗地里庆幸自家的园子里能有这么一棵难得的大樱桃树,那得需要大人们多大的精力,才能培植而来啊!真的是“不下功夫花难开”。
很难记得清那棵樱桃树上,留下过我多少次童年的睡梦,那树、那花、那果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许佩榆,也给了我懵懂时代的启迪。

梨树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果木了,小时候,周边几个村子就我们一个庄子里有梨树,除了房前屋后自己的几棵外,当时村东的小山丘上、田埂上、村北的空地上几十棵梨树都已经有一搂那么粗了,最大的要两人才能合抱。
记忆中,除了梨树,村子里再没有那么大的树了,可那是生产队集体的财产。
村里的梨树共有三样,大多为传统的脆梨,个头小建三江贴吧,几棵黑麻梨、一棵稀有的香蕉梨,每到春季,雪白的梨花竞相开放,感觉能把整个村子包围起来。
梨园里,更是留下了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树荫下做游戏,爬到上面捉迷藏,掏鸟窝,偷梨吃,尤其是梨子成熟的时候总会让邻村的孩子羡慕不已。
只可惜,在实行分田到户后不久,这几十棵梨树也一样分到了各自的家庭,成为私有财产,有了自由管理和处置的权利,很多家庭没多久都把这么大的梨树给砍掉做了像样的家具。
我们家人口多,分得三棵,母亲对父亲说家里孩子多,树就留着,免得以后嘴馋人家的宋江武校。可梨树逐渐减少了,梨子看管起来就困难了,虽说锯掉的较晚,同样也没能躲过被砍伐的命运。
记得放倒的梨树运到院子里,农闲后,父亲叫来木匠架起大锯,哥几个加上请来的壮劳力开始拉锯劈木做家具,忙活好多天。
那时,年幼的我只为以后不能再吃上可口的梨子而沮丧,哪能理解父辈们经营一个大家庭的良苦用心呢。
如今,几十棵粗壮的梨树如同这流逝的童年时光一去无返了,而那绕村的雪白却总会在初春的时光里清晰的浮现。

严格来说,对于桃花的感情是比较复杂的,开始记恨,后来喜爱。
清楚地记得,一个树荫下的午睡后宁远天气预报,自家门前两颗桃树上厚实的桃子,被别村的放牛孩儿洗劫一空,要知道那可都是大个头,又甜又脆,接近成熟的五月鲜桃。
姊妹几个几乎整天是看了又看都没舍得吃,只待熟透了再好好品尝,况且几个出去干活的哥哥也都反复嘱咐要小心看护的,不然被人摘走了,大家都吃不成。
事情发生了,父母没说什么,弟兄几个的奚落责怪自然少不了,除了刺耳的冷嘲热讽外,年幼的我也有一丝的懊悔和自责,为此,自己还气得暗自流泪。
从此后,我莫明的把那次的怨气都堆积在两颗桃树上了,心想如果没有桃树,或是桃树别开花,哪来的桃子,我哪来的委屈呢!
直到1984年小学五年级时,我才改变了对桃花的态度。
那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蒋大为一曲深情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唱出了军人对家乡的思念之情,优美的旋律打动了亿万听众,并很快在收音机里传唱开来,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推崇学唱。
酷爱唱歌的我,当然也更是经常学着哼哼两句,记住歌词的同时,当然也觉得桃花其实同样那么美。
时至今日,这首歌一直是经久不衰,桃花也在歌声里开了谢,谢了开,伴随着六七十年代的人走过了几十个春夏秋冬,这个年代的人对桃花的感情也是别样的。

老家竹林旁的两棵杏树比较大,相对于其它果木,杏树开花好像更晚些,花期3~4月,厚缀的杏花白色略带粉红,先叶开放,花瓣圆形,很是好看,果期6~7月易方达科汇,我们称之为大麦黄或是小麦黄。
这是自家众多果树中最大也是最盛产的一种,更是麦收农忙无暇看管时小孩子偷食最多的一种。
印象中,每年它花开的最厚,杏子结的最多,成熟的杏子圆形或椭圆形,看上去黄澄澄的,吃起来甜中夹杂着一丝酸味。
曾记得,为了完成与同学的交易,有次偷偷爬上树,摘些放在书包里,谁知,下来时树枝挎着了书包带子,毕竟做贼心虚,情急之下,一不小心整个人从树上摔了下来,幸好雨后不久的地面较软没有酿成大碍,疼的我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几天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可还得咬牙坚持,撒谎自圆,装作没事。
呵呵惊世情仇,那时就知道理亏之事要自作自受的,杏果的酸可算是“酸”到了屁股鹰鼻鹞眼,“酸”到了腿,“酸”得俺是暗自流眼泪。

让我甚感荣耀的是枣树,每逢五六月份聚伞序状的黄绿色小花开满枝头时,闻着青青的花香,我自然会想起那满满一篮子脆甜脆甜的红枣,更会让我想起那令人庆幸和后怕的往事。
一个炎热的中午,趁着大人们午睡的机会,我和同村的一个小伙伴,偷偷去庄子后的大塘里洗澡,没等我脱衣下水,性急的他已经游到了水塘的中间,由于体力不支,他差点没能上岸,是我在呛了几口水的情况下,把已经失去知觉的他一点一点拖到岸上,事后他口鼻出血,休息月余才见康复。
赶上他家院子里枣子成熟的时候,花白的奶奶提着一竹篮红枣到我家感谢救命之恩,那时,虽说做错了事有些害怕,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可事后对于洗澡我们还是多了些记性,就像那枝条上尖锐的枣刺一旦扎疼了手,以后就会格外的注意嫡女毒妻。

成块儿的紫云英花开时真是热闹又壮观,也是我们近距离接触最多的花类,那时每块儿田里都会种植此草,主要是为了沤肥增产。
每逢紫色的小花遍布田野时,我会经常在打完猪草后贪婪的躺在软软的紫云英上,享受这温暖的阳光,嗅着青青的气味,聆听蜜蜂细语,欣赏蝴蝶翻飞,仰望蓝天白云,畅想心中之事,直至炊烟升起,饥饿袭身,方才起身折返。
曾经多少次被大人从这自然的梦床上唤醒,时常梦想着那声声亲切的呼唤,能重新萦绕在耳畔,那个无忧无虑童年,真的令人无比神往。
老家后面建水库后,我们被迫搬到上面大的村庄居住了,我天真烂漫的童年生活也随之结束了,只可惜了那房前屋后众多的果木和每逢春季百花环绕的场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感慨时光的飞逝,流连青春的脚步。
观花是一种心情,赏花有一种心事,忆花追寻则更生惆怅,树有花有果,生活有喜有忧,花中的往事亦如这花开花落,时隐时现。李宇菲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郑一嫂,淡然生活,尤为重要。
作者:程庚,平桥区胡店乡中心小学高级教师,中共党员,散文爱好者。一颗感恩的心,一怀浓烈的情,热爱家乡,赞美家乡,感恩家乡漳河小三峡,奉献家乡,心系故土,情满校园。
作者往期作品回顾:
一怀淡伤四月天
散文 | 春 野 拾 零
心有初春,阳光一生
配图 | 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原创作品 授权首发

2016-04-28  •  浏览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