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叶之庭片尾曲一天一诗·《白马篇》-泽羽和婉扬家

一天一诗·《白马篇》-泽羽和婉扬家

白马篇
曹植
白马饰金羁[马笼头]布兰登巴斯,连翩西北驰方茴扮演者。借问谁家子,幽并[地名]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离开家乡],扬声[扬名]沙漠垂[边陲]。宿昔[早晚]秉[持]良弓,楛[户]矢[弓箭]何参差克勤郡王府。
控弦[开弓]破左的[箭靶],右发摧[毁坏]月支[箭靶名]。仰手接飞猱[挠,猿猴],俯身散马蹄[箭靶名]。杨肸子
狡捷过猴猿,勇剽[飘]若豹螭[吃]。边城多警急梦醒五棵柳,虏骑[计]数[烁,经常]迁移。
羽檄[文书]从北来,厉马[扬鞭策马]登高堤课栈网。长驱蹈[践踏]匈奴,左顾[看]凌[压制]鲜卑。
弃身[舍身]锋刃端萨米族,性命安可怀[爱惜]?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名册]亚联公务机,不得中[内心]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译文
驾驭着白马向西北驰去,马上佩带着金色的马具。有人问他是谁家的孩子决战风铃渡,边塞的好男儿游侠骑士。/年纪轻轻就离别了家乡,到边塞显身手建立功勋房探网。楛木箭和强弓从不离身,下苦功练就了一身武艺。/拉开弓如满月左右射击蓝龙德,一箭箭中靶心不差毫厘。飞骑射裂了箭靶“月支”,转身又射碎箭靶“马蹄”。/他灵巧敏捷赛过猿猴,又勇猛轻疾如同豹螭。听说国家边境军情紧急,侵略者一次又一次进犯内地绝对男友。/告急信从北方频频传来,游侠儿催战马跃上高堤金色平原。随大军平匈奴直捣敌巢,再回师扫鲜卑驱逐敌骑。/上战场面对着刀山剑树,从不将安和危放在心里。连父母也不能孝顺服侍言叶之庭片尾曲,更不能顾念那儿女妻子。/名和姓既列上战士名册,早已经忘掉了个人私利。为国家解危难奋勇献身,看死亡就好像回归故里傅仪眼镜。

2017-05-22  •  浏览 (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