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太郎童装加盟一大早被撩到想要是什么体验?-斗图终结者

一大早被撩到想要是什么体验?-斗图终结者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地狱天堂,天涯海角,你皆属于我一人,我愿用生命守护你,你别皱眉!
……
月色倾城,暗夜流光。
星夜大陆,云灵国,魔兽森林。
“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这个贱人!叫她迷惑太子殿下!”
魔兽森林里一个身穿着青色长裙的妙龄少女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被打的吐血的女子。
她叫戚芷柔,是丞相府二小姐。
被打的这个女孩是她的大姐!也是丞相府嫡长女戚芷染!
“二小姐!这个废物好像断气了!”一旁一帮暗卫对着戚芷柔说道。
他们按照太子殿下和二小姐的吩咐将戚芷染拖到这魔兽森林,打了整整一柱香时间。
拳打脚踢鞭子抽!
那张脸也被戚芷柔用发簪划的皮开肉绽!
若是再不断气,那真是见鬼了!
不够!还不够日娱攻略!
“给我把带有寒毒的冰水浇在她身上!”戚芷柔厉声喝道。
一系列都办好后放飞坚强,戚芷柔拍了拍手,嘴角露出阴险而满意的笑容:“死了好!死了就没有人和我争太子殿下了!”
戚芷柔望着地上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女子心生快意!
这个戚芷染明明是一个草包废物,却偏偏是丞相府嫡女大小姐屯溪一中!
明明是毫无灵根,却生了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
她戚芷柔,岂能不恨!
太子殿下的心明明在她戚芷柔这里!所以,她定然不能让戚芷染夺走了属于她的东西!
这太子妃的地位,她要定了!
“二小姐!这废物已经死了,我们也该回太子府向太子殿下交差了!”暗卫头领抱着拳对戚芷柔说道。
戚芷柔邪弑一笑,最后瞪了一眼地上血肉模糊的戚芷染:“我们走!”
……
痛!
四肢麻木,浑身疼痛!
戚芷染再次睁开眼时,这真实的痛感让她微微皱了皱眉。
她不喜欢皱眉,任何时候都不喜欢。
但此时此刻浑身上下的痛,让她万分诧异!
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国际顶级特工,从来都是让别人痛的她,竟然也会有这个时候??
等等!她没有死?移魂珠爆体她竟然没有因此而亡?!
铺天盖地的陌生记忆卷入她的脑中,原来,她穿越了!还穿越在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异世大陆!原主的身份是丞相府嫡女大小姐!十岁的时候为救当今太子殿下而掉进冰湖之中,被湖中的瘴气所伤,灵根废掉!此后便成了这星夜大陆第一草包废物!
这次惨死正是因为太子殿下与原主那白莲花庶妹勾结,而将她害死!
戚芷染不禁佩服自己,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笑的出口。
没错,是冷笑!
笑中带着一抹自嘲!
渣男太子?白莲花庶妹?还有丞相府一帮狗眼看人低的下人们西瓜太郎童装加盟沈醉天?
原主一心一意爱护的太子殿下竟然暗地里派暗卫协助戚芷柔来害她??
握不住的沙子不如扬了它!
留不住的男人不如废了他凶兽前锋!
她戚芷染定要通通的将他们都虐一遍!
替原主报仇雪恨!
前世,她是战神特工,本以为一生七情六欲皆为空,却不想遇见千夜九,强悍的心脏在他一点点靠近后柔软河蚌汤,直至最后竟遭遇了撕心裂肺的背叛,呵……倒是可笑!
如今魂穿异世,她还要做一代战神!睥睨天下!
她戚芷染,无论前世今生,都要做站在世界最高层的人!
负她之人必诛之! 戚芷染努力撑起身子,冷冽的眼眸环视四周,依据原主的记忆,这里是星夜大陆最北边的魔兽森林!一个开满嗜血妖花的部落!
这里住着凶狠毒辣的魔兽!
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牲!
哪怕是蓝阶五级以上的人进了这魔兽森林都有生命危险,戚芷染咬了咬牙,心中充满对那两个陷她于不义的渣渣的恨意!
她前世虽为战神,可今生却是个毫无灵根的废物!哪怕现在她不是废物,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这里存活下来,毕竟她刚来到这里,对一切还不熟悉,可是……
她不能死,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定要让那些害她之人付出代价!
突然,一声嘶吼从她身后响起!
这是什么东西??
映入戚芷染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灵兽!
龙头蛇身,浑身上下散发着银色的光芒!与它对视不足一秒,灵兽口中吐出一团熊熊的火焰,朝着她袭击了过来!
戚芷染敏捷的避开了,那火焰砸在平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坑,她斜瞄一眼,暗暗呼了一口气,看来今日这场劫难是避不过去了。
目前这具身体是个废材主,毫无灵根!现在若想空手对抗这银麟龙中村功,属实是无稽之谈。
如今她只有唯一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逃。
狰狞可怖,凶残嗜血的银麟龙在她的视线里样越来越清晰,戚芷染眼底划过一丝狡黠,下一秒,她将她脚下那块石头一脚朝着它踢了过去。
砰!
石头飞了起来,直接砸在了银麟龙右眼上!
快准狠!
“……吼!”
银麟龙被激怒了e网通登陆,朝她追了过来。
咔咔咔……
声势浩大。
她瘦弱的身子快速的在堆堆花丛间穿梭,倒像是一只调皮的猫。
只是奥迪RSQ,戚芷染并不知道在这花丛间还有一人在静静地观看着这一幕。
此人,一身白衣翩然,风华绝代,那张容颜惊为天人,眉目如画,气质清贵高雅,此刻,他幽蓝色如琥珀的凤眸微眯,望着这一幕眼里闪过几分与其不符的复杂之色。
不久前,他与冥界夜殿下大战一场,遭遇暗算,身中奇毒,本想在这里好好静养逼毒,待七天七夜后魔兽森林里银麟龙到此食七夜果,他强便收了它,与它契约,谁料,今日他的计划里竟然多出了个女人来。
“敢追的戚爷满街跑的你还是第一个!看我恢复体质后不收了你!扒了你的皮,吸了你的血!”戚芷染一边飞速在花丛间穿梭,一边自言自语。
“……吼!”
银麟龙像是听懂了她的话,突然凭空而跃,戚芷染只感觉到头顶仿佛闪过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当她定住脚时,那银麟龙已然闪到了她身前。
“……”戚芷染镇定下来,脚步连连倒退,她并没有发现此刻她所在处还有个男人。
戚芷染脚步突然定住,夙司阴望着踩住他衣袍的女人额头崩起几根青筋。
“吼!”银麟龙发威了,朝着她扑了过来,情景危急,戚芷染身子一侧,本想躲过它的袭击,谁料一抹强大的光波从她所在处震了出来……
她也随之被震了几米远,身上尚未结痂的伤口再次溢出了血细辛脑片。
她连同那银麟龙一起飞了出去。“什么情况?!”戚芷染从地上吃力站了起来,为了防止银麟龙再次攻击,加强戒备的扫了一圈后,意外发现银麟龙竟然消失不见了!
……
“啊啊啊!!”突然,戚芷染身上某生物发出一声悲愤的惨叫,戚芷染一眼便看到了那条挂在她手腕上的三寸小银蛇。
戚芷染将它拎到了眼前,未等她开口,小银蛇唧唧哇哇冲她吼道:“你个死女人!侵占了我的地盘,又打扰了我食七夜果!如今又被迫与我契约!啊啊啊!还长的这么丑!你去吃屎吧!”
“……”
“死女人!死女人!”小银蛇愤愤不平的骂着,戚芷染皱了皱眉,下一瞬,毫不留情的将它甩到了地上:“哪来的赖皮蛇!”
“丑女人还敢骂我,呼负荆请罪造句!好气哦!我才不是什么又蠢又笨血统低级的蛇呢!我是龙!!是龙!!龙!!”
啪!
戚芷染嫌弃它太过于吵,顺势又踢了它一脚。
“……”这还是它生平第一次被这样像烂泥一样对待大隐隐于婚,它从地上爬起啪的粘回她的手腕上:“死女人!不要期待我会为你运功疗伤!哼!我有小情绪了!王冕传!”
戚芷染一巴掌呼在了它的头上:“吵死了!”
“哼!还敢揍我!我可是很了不起的!哼!你已经得罪了我!现在我是不会原谅你了!你后悔也晚了!”
戚芷染隐隐发觉事有蹊跷,沉思了片刻,微震的看向它:“你是银麟龙?!”
“我不要和你这种又丑又废物的女人契约!你把我的第一次还给我!死女人!啊啊啊!”
“……”
契约?戚芷染回想了一下,刚刚她与银麟龙同时受到了强光的袭击,都受了伤流了血,金美幸难道就是那时候她与它契约的?
可是,霸气披靡的银麟龙怎么突然变成了眼前这个恶心吧唧的小蛇崽子了……
对了,刚刚催动那抹强光的人哪去了……
戚芷染慢慢睁开双眼,对面辰光中站着一个白衣男人,幽暗呈着蓝光的魔兽森林里,此刻唯有那男子所站的地方聚满了强光,铺天盖地的妖花瓣舞的倾国又倾城,百年难遇的景致,可她却独独看不清那男子的容颜。
光,渐渐落了下去,那人的轮廓一点点浮现,戚芷染倒吸了一口气……
戚芷染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男人,那双潋滟的水眸仿佛天上月,比初遇千夜九还让她一震……
前世作为战神的她,今生虽对灵力不太熟悉,可她却知道能使出如此逆天强光之人,法力定当无边,可见眼见这个神秘人的威力……不可小觑!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就是这货害了她与那条笨蛇契约?!
她面带狡黠的看着他,他同样冷漠的看着她,夙司阴在此等了银麟龙七天七夜,为的就是等银麟龙来食七夜果而与它契约,然后依靠它的独有技能为他疗伤解毒,可现在所有计划都被这从天而降的女人毁了。
眼前这个女人,元气大伤竟还如此气焰嚣张,面目全非的脸上隐约可见森森白骨,他冷冷的凝视着她那双从血肉模糊的脸上活下来的眸子,眼中无端生出一丝恶寒双凤奇案。
这张脸只看一眼,能省了他一年的餐饮。
两人目光交错间,电光石火渐渐摩擦。
戚芷染知道目前她不是这个神秘冰块脸的对手,可对于他之前的行为,她还是决心要训斥几句的。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2018-01-23  •  浏览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