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冰箱一名道士三十年的灵异经历-传奇命理咨询

一名道士三十年的灵异经历-传奇命理咨询


外婆的故事与民间法术 由于我小时侯老是有一些不知名的毛病,所以妈妈老是为我发愁,而姥姥这样的老年人通常都会一些小法术,所以我就寄居在姥姥家常住。我和姥姥的感情最深,我姥姥是我姥爷的妾,旧社会这样的不少,她除了伺候大姥姥和姥爷外,姥姥抚育了七个孩子包括自己亲生的三个大姥姥两个邻居孤儿两个,后来又抚育了我妈姊妹三个的孩子都长大,我跟着她时间最长,一直到高中毕业上大学才离开她。姥姥常是用手巾包着头,穿着老实对襟的衣服,扎着绑腿,围裙不离身,因为要干的活太多了,我妈没有奶水,我都是姥姥一口一口喂大的。姥姥给我的不仅是养育还有更多未知与神秘,神秘是我的天性所以格外的喜欢她。1 叫魂最普通的要属叫魂了,也许是魂关不固吧,我经常有点低烧打针也无效李润祺,姥姥这时就在中午12点时,面对太阳站在一块青石上,左手拿勺子右手拿罗面的罗,我坐在她下边,然后姥姥就掂着小脚,一起一起的拿着勺子和罗,做空中舀东西进罗里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脚蹬青石手拿罗,隔山隔海都叫着,XX回来吧,拿勺子把罗里好像什么东西舀在我的头上,三次然后睡一觉就好了。很灵验2 绰坠又称站坠,有的地方叫筷仙姑娘,有时有人莫名其妙头疼或是难受,查无原因,姥姥就使用此法。用一个碗半碗水,放地上,拿三根筷子大头朝上钢之魔法师,边念叨边站筷子,念叨的是家亲外祟的名字,比如家中已经故去的老人名字,刚去世的邻居名字,或是不知名的就称为外祟,然后当念准时,啪!三根筷子自己站在了水里,然后再念两次,都站住了,再在地面上站一次,就证明是此鬼怪作祟,然后就劝它离开,临走捏点面放水里把水泼在门外,碗倒扣在地上筷子搁碗上,病人就好了,很灵的,常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法术我研究过,当筷子要站立时手里感觉很沉,筷子象铅坠一样自己往下站,啪!就站住了。3 送亡人大姥姥去世时,一只鞋子穿不上,看着挺大的鞋子,就是穿不上,急的没辙,这时姥姥就过来了,把另一只也脱掉,把两只鞋子往门外远远的一扔,就说,还不快走!然后叫人去拾起来,一穿就穿上了,还大呢。4 祈雨那年大旱,滴雨未下,各家庄稼都快死了,那时候人们还是指着庄稼吃饭的。姥姥就叫上七个老太太,把附近的已经干裂的坑里打扫干净,连续打扫七天,一般三四天就下来了,没有一次落空。这个法术叫,七个老婆扫干坑。法术就是这样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个法术要求,老太太都要属龙,穿黑色大襟衣服,黑鞋黑绑腿,五更天未明开始扫。5 先知后来我上学去了外地,放假回来姥姥总是清楚的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当时穿什么衣服,做什么事。。。她去世前,我教她一心念佛号,一次打电话非要把我叫回来,就告诉我,梦见观音菩萨接她,叫她自己定日子,她说不懂,菩萨就说你问小法官啊,她说小法官是谁海豚救人?菩萨就说是你外孙啊.然后我回来了,这个事情叫我怎么说呢,我就搪塞她就说,到2月19吧,那天是菩萨生日。。。没想到第二年2月19,姥姥真的就走了,没有痛苦,很安静的走了。当时她自己早已准备好了衣服和一应用品,连墓地和棺木都自己选的。此事对我以后的修行很是坚固信心。许多的叫魂的法术,今在此传一些,大家学会了帮助身边的人吧!1 最简单灵验的法术,跟一隐居道长学的,此法用一张盖过邮戳的邮票,在患者床下烧掉,叫其人名字,然后说回来了。就好了2 晚上紧急自救晚上宝宝惊吓夜啼,妈妈们可以抱着宝宝,拿宝宝衣服盖孩子身上,拍着床帮念叨,床帮床帮神,俺的小孩丢了魂,您给俺找您给俺寻,找来交给他母亲,XX回来了,叫小孩名字。就好了3 此法是道门真传,需要练一次,五月端午中午午时对着太阳跪念,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快入本性来,念108遍,以后不需再修,用就可以了,用时念咒一遍,手做捧状,咒念完,念声,疾!叫那人名字,摸一下头,说回来了,就好了。此法效果很大,通过电话也可以操作,对于大人小孩甚至动物都可以灵验。 走无常关于姥姥的法术传承,听姥姥和母亲和姨母讲过一些。姥姥上边四个哥哥,自己是最小的唯一的女儿,姥姥的父亲,也就是妈妈的老爷,是个阴间差官,民间也叫出黑或是走无常,也就是活着的人抽魂去为阴曹地府办公事。刚开始的时候,老头那时有20岁多一点,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晕厥,应该说突然死过去了,然后大夫给看了后说没事,这个脉是走阴了,放好他看着别动,自己会醒的。然后果然,有时一天或两天,最多三天就醒了,醒了自己也不知道,就觉得饿觉得累,然后就吃就喝,一样干活没啥事,后来就很频繁的这么死过去又活过来,家人习以为常,也不觉得啥了,每次死过去就放好他,然后就看着他,就会自己醒了。三十五岁的时候,老头能够达到在地里种着地,扶着锄头把就过去了,家人就给他看着也不敢动他,这个时候他就能记得自己出去办了什么事情,比如哪家谁走了,哪家生了孩子是哪庄谁托生的,谁活着时做过什么等等汇市通,逐渐也能够为人们去阴间打听些事情。有次一个朋友缠着他,非要他带着去阴间玩玩,他就在走阴时叫上了这个人的魂,那人就睡觉似的死过去了,老头办完事叫这人等着他,结果那人遇见一个女的,就这个庄的荡妇,忘记这个女的已经死了,就跟这女人招呼,一迷糊就跟女的走了,老头回来找不到他,一看坏了跟着这个女人走到一家去了,正要进门老头过去就给拽住了,那人还挣呢,唉!色欲熏心啊!老头啪一巴掌就打上了,硬拉了回来,醒来后,就去找那人,那人就说,哎呀,那相好的拉我去弄那个,你拉我干嘛?老头就骂,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知道进了门成啥了吗?那娘们到那家托生猪去了,你跟她去吃猪奶吗?那人吓个半死。。。但干阴差的阳世寿限不长,老头五十多岁,自己预知时间,准备好一切,象往常一样就过去了,只是这次过去没有回来。可见人的习气坑人啊!自己不知不觉的就上了欲望的圈套,铁床铜柱就是如此吧!人说命运缘自性格,性格何也两仪未那?就是这个自己不觉的习气,愿改造命运者当从此处下手。
暗功相信很多道友都会有一种奇特经历,就是在梦中,练功中,入定中,甚至一打盹的恍惚中,觉得发生了什么,一段情景或是一件事,突然之间常常就是一眨眼就过去了地狱蝴蝶丸,而其中的境界确是很长或是很复杂,但对于我们来讲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有时我们知道一些情节,有时我们不知道,大部分时间是只能知道一点大概。最常发生的是在梦中,这个梦首先是清晰不迷的,以至于多年后还能够记得这个其中情节,象现实一样清晰,其次这个梦是连贯而有套路的,与真实无别,再次这个梦是超越自己当下生活与经验的,百思不得其解,刘虞佳与现实联系不上。我在10岁以后经历了晕厥,梦魇,和掉魂,几个状态后,转入这个境界中来了。第一次这样是在11岁上初一年纪,记得很清楚,那年2月2,凌晨有5点左右,内急起来解个手,然后看天还未明,就躺下继续睡觉,刚闭眼,那个场景还是那个屋子,没有变化,耳朵里突然听见一种声音,似远又近,低沉浑厚的声音,念着一首诗,当时不知是什么,那时候还没有看到过佛教道教的书籍,也没有信教,所以怎么也听不懂是什么,也就是说超越我的现实经验,我本来不知道的东西。并且从那以后每当出现这个境界前,都是这个声音念这个诗,然后一恍惚就出现境界了。(直到后来信教以后看到华严经觉林菩萨偈,《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恍然大悟,浑身汗流,原来一直听到的那个诗就是这个偈子,感叹佛法伟大不虚啊!第一次听到这个偈后,心跳开始慢起来,很轻很轻,一恍惚,就(看)着从门外来了个人,这人穿的跟古代那种公差一样,现在回忆觉得按年代应该是唐宋前的服饰助念新星,宽袖大领,衣纹流畅。这人来了一转眼就到了我跟前,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好像圣旨样的物件,展开就跟我读了一遍,大概是说请我去参加什么会,我心里当时杂念很少,一个11岁孩子心里的东西一点也没了,心里当时是个很成熟很明白的心理,可以说那个我不是我了,是谁了?我也不知道。就接着圣旨看了下,心里好像对此事很清楚似的。也是一恍惚就跟那公差出了门了,没开门不知怎么出来的,一眨眼就在门外几百米外了,脚没沾地,高度在树梢上边一点,一直往东飞,看着脚下的马路和行人,心里的感觉十分奇妙,路上的景物跟现实里是一样的,早上行人很少,早点摊子刚支起锅,冒着袅袅的烟,打煎包的刚开始包第一锅,我在树梢上向下看,下边的人好像看不到我,公差在前我在后,越来越快,实际距离现实里是挺远的,飞着很快,约莫10分钟就到了,这个地方在现实里是有的,叫朱霞台,也是很有来历的地方,古时是梁孝王的封地,这个台子是封地的边界,有句话叫梁园虽好非是久恋之家,就是梁王站在这个台子上发的感慨。这个地方是个土台子,上边有个庙,供养着玉皇大帝,但那时我不知道这个地方更从未去过,又是超越自我经验了。到地方后,进了一个很高大门的很大屋子里,进去一看,哎呀!太大太高了,人物很多,密密麻麻都是人,并且不是平站的,而是竖着摞着,一层一层查不清,最上边是一个老头带着皇帝帽子,长脸白净,眼睛长长的,长的很好看,底下密密麻麻什么样的穿什么衣服的都有,我和差官站在门右边第三层边上,开会呢说的是地面上的事情(关于这个会的议题,直到今天还是不能透漏,反正是关于天曹地府对于人间的管教与治理,涉及许多大方向问题)开完会差官把我送了回来,还是去时的方式,因为太阳出来了帝凪,路上行人和做小生意的多了,在飞回时看着底下的事物,感觉更加奇妙(后来拜师修道后,了解到出神有阴神阳神,而阴神是自己看见别人别人看不见自己,但那次和后来的神游,确实有类似被人和动物看到的经历,也许是这些人和动物具有眼光的原因)当时,停在我家门前时,边上是个学校,有一个小孩穿着日本式学生装背着一个很特殊的书包,头发梳的很干净,他突然抬头看了我一下,对眼之时我一惊,心说这孩子看见我了,但那孩子只是看了会,然后叫旁边一个孩子,指着我站的地方说你看那个地方有个红灯泡,旁边孩子看了看说,哪有啊!你发癔症吧!俩人就走了。回到卧室,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心里知道是我自己,但凑近一看,脸不是我的样子,是另外一个样,心里感到奇怪呢.差官好像看出我的疑惑,就笑了笑,对我说,人都是这,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多年以后,我还是发出这样的感慨,是啊,人这一辈子唯一不能见到谁?就是自己的脸啊!镜子里的自己,别人眼里的自己,动物眼里的自己,昆虫眼里的自己,究竟自己什么样?恐怕谁也不知道。禅宗常说的本来面目是什么啊?)我有点困,就想躺下睡觉,差官说,记得守口如瓶啊!从今天起,你开始---走暗功。
走暗功经历点滴写至暗功这个章节时,正好有道友来访,看到我的文字说,暗功修炼属于高层神修,你是不是写的有点露骨了?我笑了,关于其中的会引起争端的事情,我还是会仔细推敲的,但我既然发心批露修炼经历,故事还是要写下去的,能使看到的道友,有所启发并能少走弯路,当是我之欣慰。1修学道法修练道家神修法,比如前边一位道友所修的玄灵功,还有一些无为类,通灵类功法,还有民间不知名的一些法术体系,比如祝由科,鲁班法,耳报法佛家的一些禅密特殊的法门,比如铸镜法,本尊法,梦修法等等奥维互动地图,相信很多曾修过这些法门的道友,会有此等经历的,就是在一定的境界下元神去某处学习了一些内容,当然还要符合上篇说的三个要点,超越自我现实经验。事实上我所知道和理解的一些佛道民间法门的精髓与内容,大部分是来自于这些暗功学习中,发现在那个时候我是比现实里沉静和聪敏,领悟力也高很多。93年暑假,院里一个邻居,我喊叔的人,去郑州跟一个叫张X的大师学了藏密功,这个张X想必大家都知道,他就是后来某著名饮料的总裁。关于他的资料,网上比比皆是,特异功能者、藏密大师、资本巨鳄、亿万富翁、犯罪嫌疑人……追溯一下张X———这个刚满32岁的资本家堪称离奇的发迹史,也许多少可以发现其走向没落的痕迹塞外奇侠。邻居大叔学成回来后,每天清晨和傍晚就能听到《嗡嘛呢吧咪哄》的咒语声音了,我爱睡懒觉,所以每天都是被他的咒语惊醒,但那时我还不知道密宗也不知道六字明咒,就是听着这个声音感觉挺舒服的。那天早上大叔念咒把我惊醒了,就顺便起来上个厕所,然后回来接着躺会,还没闭眼呢,那个偈子就响起了《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这个时候我已经习惯了这些了,很自主的就放松下来,而后恍惚中,有一个光头的象和尚又有点不像的人物来了,红色袈裟一只胳膊露在外边,头上有一点自来卷的头发,深眼窝子高鼻梁,忽然就站在我面前说,目连奉观音佛法旨,为你演化陀罗尼门。然后我就不自主的起来了,脚下升起一朵莲花,白色的,冉冉飘起与那个和尚往上升,穿过屋顶时还感觉到身体穿过水泥板的凉意,回头还看到那个身体与物体摩擦产生的光,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方向是向上升,并且慢,所以能看到从这个身体到床上的身体之间有一条白色发光的带子连着,我家上边还有一层,穿过上层这家时,我还看到那家的男主人,在阳台上浇花,女的在择菜。升上天空后加快速度一直往西方飞去,越来越快,后来感觉自己象个子弹一样急速飞驰,看到下边铁路上的火车,身边飞过的飞机,心里很是惬意。转眼下边的景物开始变化,雪山和一望无际的草原,天也变得蔚蓝起来了,一直飞到一处大山,黑色石头山,坚硬的石头那种,半山腰里有个山洞,自称叫目连者就领我进去了,忽然闻到一股股很香的香气,那香气直到如今还能想起,真是世间没有的味道,沁人心脾,五脏舒服,传来咒语的声音,就是大叔念的六字明,可比他念的好多了,没有伴奏是个飘渺的女声,进到洞里豁然开朗,四周是金碧辉煌的壁画,金光闪闪。洞里中间是个很宽大的空间,一个不知什么材料的台子,像是黄金打造,层层装饰,上边坐着一个穿着珠子穿成衣服的人,袒胸露乳,看不出男女,开口念出一溜声音字母,听不懂,但是随着他的声音震动,周围的东西有节奏的跳舞,他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震动的范围越来越大,最后扩展到了整个能看到的范围,都随着声音舞动,我也不由自主的舞动,身体很轻灵自然,台子上的人对我说,一切来源于(啊),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榨菜炒鸡蛋,我也是不理解含义。这个人说,我是音声之母,为你演化十二因缘,一挥手一道白光从上而下,我头上象开花一样,冲出一道宽大的光束环绕四周,光中有各种景象,看到自己从某处为某人转生某处做何事,并看到自己成为一名头上有光环的人物,在未来满是大火的劫中,与数不清的菩萨,运送众生去安乐处,并看到了红色的佛像。无数世的经历一瞬间就过去了,而后自称目连者将我送回,在屋子里碰到一件东西,发出了响声,父亲问了一声,我就醒了,醒来后我的心里和世界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直到后来信教以后,看到佛经里的文字和见到藏传的阿弥陀佛红色像,感觉整体佛法深意与我暗功里所悟一致。这个梦实际对我影响很大,也很神奇,所接触的偈和词如目连,十二因缘,陀罗尼,等等都是当时我的经验里所从未接触的。
文章发表后,认识了许多热心的道友,末学尽我所能解答着道友们的修行与生活中的问题,近日问关于房屋中有异响和物体自移这个现象的很多,在下在民间行法时遇到此事颇多,在此写一篇关于异响自移现象的文字,愿能做引玉之砖。异响自移现象很普遍,可以说人人都能遇到,但凡阳宅之中,有人之处,皆会出现。异响和自移实际是一个道理,只是自移是异响的发展而已,就像是病的早期与晚期一样,所以异响易制,自移难除。异响常见的如锅响瓮鸣,家具家电爆裂声,脚步声,开门关门声,说话声叫声等,更有甚者出现多人对话形似开会之动静,比较吓人。自移常见的有奇怪丢失,突然出现,物体自爆,地面痕迹,等等,最厉害的大白天都有抛砖扔瓦的,很是恐怖。2000年回老家,因为是隔代传到我,虽父亲一再阻止,但亲戚们还是挎着篮子带着自己的礼物来请我看看,第二天邻居一家,论辈分叫婶子的来请我,实际老太太跟我奶奶差不多大,正好爸爸外出喝酒了,我就跟婶子去了她家。农村的一般家庭,巽门震灶澳门蹦极塔,堂屋三间出岔,西南角厕所猪圈,压水井在艮方。我没带罗盘,因为对地理方位熟悉,方位在心里飞了个星盘,婶子还有他女儿,把我让到堂屋坐下,就忙着倒水,客气了下。我就问有什么事。婶子说你给看看宅子呗!实际上进门时的外应出现了一条玩具仿真蛇,在大门口西南的坑上边,心里飞出的星盘上此宅在玄空上讲,气息不吉,正好二/五叠加,又逢外面这个宫位阴暗有冲,必然有此邪气入宅之应西泠冰箱,按走马断上来讲,西南有坑,东北有井,主其家出怪异。那时我也是初出茅庐不怕虎,敢讲敢断,直接就告诉婶子,你家有怪异邪气,闹鬼怪。婶子猛一愣,她女儿手都颤抖了,说是真的,从去年家中时常有响动,晚上地锅自己响,象是人在做饭凌云霸主,开始没在意,后来一直发展到风箱自己拉,呼呼冒风,这家信民间堂口不信周易,找了几个香童看了看,给拾掇了下,不仅不关乎,并且愈演愈烈了,以至于现在屋里柜子自己晃,莫名其妙的院子里落下石头和砖块,说着时我们从屋里来到院里,准备仔细看下内五行,我蹲在地上用树枝画了一个山局,抬头想说话,还没开口呢,跨叉!一块半截砖就落在我画的局前边,差点砸着我,我本能的往后一躲,坐在了地上,心里这个渗啊!仰头看着屋檐,这个是瓦房,后边没有人家,砖是从哪下来的啊?这时婶子和她闺女,已经冲出门去,一会就回来了,说没见有人影。我一看事沉,就告辞回家了,但我出了门就奔六爷家去了。六爷正睡午觉,我直接就叫起了他,没说话就把婶子家的宅子图画了给六爷看,六爷边看边问是谁家,我就说你先看,看能看出什么来。六爷拿放大镜仔细看了看,又在旁边纸上排出了父母两般卦,一看就皱眉说,这个宅子还能住啊!你用罗盘量么?纳什么线?要是纳阴字线,这个宅子就是鬼宅了。我不由得佩服六爷的本事了,还是扎实啊!我就详细描述了刚才的经过,六爷说这个宅子换成别人,我直接叫他弃宅了,你既然接上路,那邪气还吓唬你,咱爷俩去给他看一看,看是正压邪还是邪压正!说着就从神案上取来罗盘,跟我就回到婶子家,婶子已经关上门和闺女还有刚回来的儿子在门口一人坐个小马扎,皱着眉说着什么呢。见我和六爷来了就站了起来,六爷说二妮啊!挺俺孙说你家挺热闹啊!咋不找香童看看啊?婶子说,哎呀六叔别说笑了,快给俺看看吧!六爷吩咐我在地上下了罗盘,自己四周看了看,弯腰看着罗盘,我也在旁边看,突然罗盘指针自己晃了起来,六爷看了我一眼,我没敢说话,堪舆书上讲过遇灵异磁场干扰时,指针会自动摇摆,但我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六爷站起身,手掐了个手势,对着罗盘念了一些咒语,我只听到最后是奉九天玄女律令!六爷手一指,罗盘就定住了。然后六爷走到门前西南角这个位置,给这家安排了任务,就是把门外西南角的这个坑给垫平,再把灶拆了重建,婶子的儿子马上拉着车子去自己地里挖土,又叫上几个朋友帮忙,几个小时功夫就填平了,第二天拆了旧灶垒了新灶,灶墙里加了六爷画的一道符,从那后真的再也没有了异响和自移。对于这个灵异,看法不一,香童看着说是有仙家闹宅,但通过她们的斗法和劝送,没有产生效果。而玄学师不讲看不见的东西三国杀钟会,只论形和理,通过改变环境现象,自然达到扶正祛邪的作用,其中的道理很难说清,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从这件事后,六爷身体出现不适,我就开始跟六爷偷偷的学习玄学堪舆,为何偷学呢,因为我爸不想让我成为预言中的传人。关于异响和自移现象,首先从异响就要开始制,不要使其发展到自移再制,那就不易办了,并且很多师傅也不愿处理,因为伤神。异响与自移百分之九十是不好的,这个现象有的是因为人的关系,有的是因为地的关系,因为地的事通过改变构造可以好,人的原因就不易好了。先天灵异之人易招灵气易发生此种现象,是八字中有这个因素,比如常说的八字轻,一般是按称骨计算轻重,比如华盖星重的命,华盖逢空,双重华盖,比如三奇八字,顺三奇乱三奇,还有初一十五出生的命,比较应验的还是十灵雅乐士漆,计共有十个如下:乙亥,癸未,丁酉庚戌,甲辰,丙辰,戊午,壬寅,庚寅,辛亥出现在时柱就是十灵时出生,出现在日柱就是十灵日出生,亦可在年柱和月柱,十灵多有先天灵力人头肉骨茶面,最终会走投入修行之路。六爷传过一个对治异响的小法,发在这里大家试着用用。天然磁石与青石若干,涂抹朱砂,装进一个红色棉布口袋,放于异响处,对于初级的异响有威力。
暗功经历点滴观摩会一次梦里走暗功,来了一个穿现代服装的人,像是革命年代的干部,来后拿出工作证给我一亮,说请我去参加个观摩会,我心里还嘀咕呢,咋还有观摩会呢?,心里这么想着,身子还是起来了,跟着这位同志就出了门,这次是走着出去的,门外两匹马,枣红马挺壮实,我从未骑过马但这时却很熟练,一翻身就上去了,老马识途,不必加鞭,耳边风声阵阵,两边景物向后退,不一会就停了下来,一切都是自动的不用考虑,翻身下马,这时一群人已经围在一个地方,黑压压一片人,见我们过来就让出一条道,我俩过去径直往里边走,两边清一色民警蓝,解放绿,中山装,毛装。走到前边,一堵围墙,墙下捆着五个人,头耷拉着背后插着牌子,上写着党的罪人XX打着对号,跪在墙下,两边有四位解放军战士,手端着长枪,怒目注视着这五个罪人,主持者是位颇显伟岸的领导,约莫60岁上下,手举一本红宝书闪闪发光,表情凝重,宣读文件,一时间会场内所有人都静默而听,完后,老领导一挥手,五名解放军战士,手端钢枪,冲上前方,齐刷刷一举,五弹齐发,五个罪人应声倒地,解放军退后,上来五名白大褂,手拿加长螺丝刀状物,走到罪人尸体旁,拿手里的东西插尸体脑子里搅搅,然后向后转就走了。会后每个到场的人,排着队挨个到主席台,领了一面红旗,杂志那么大,手拿红旗就散会了。回来还是骑马,路上那位同志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党还是红色!回来后感觉有点累,就又睡着了。早上起来,边吃饭边看早上刚送来的报纸,翻过来赫然看到一行大字标题---铲除特大贪官,五名重犯判处死刑。。。不由得心中感慨万千!
热门文章推荐
⊙人生的十大忌,千万不能犯!
⊙“泰山石敢当”有何寓意?
⊙老祖宗留下的能治百病的秘方,最好背下来!
⊙消失2000年的老人言,真正的民间智慧!

2018-03-01  •  浏览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