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石油大学图书馆一场游戏一场梦——黄山半日游-凤凰夜读社

一场游戏一场梦——黄山半日游-凤凰夜读社

实际上只是黄山市内住了一晚,勉强算个半日游吧。
从哪里开始说好呢?
于是就从妹子说起吧。我住的是屯溪老街的国际青年旅社,前台妹子很可爱,黑框眼镜(大概吧),是很可爱的类型,说话很快,几乎没有废话。巴拉巴拉一顿交代完毕。
由于我手上拿着一本书——并非刻意拿本书装文艺,而是因为书放在背包里浸湿了,所以拿了出来。妹子好奇地问什么书,于是我把书递给她dofus,她拿过去看了看封面,问是不是游戏之类的。我说不是。这是一本反战小说集好不好——菲尔·克莱的《重新派遣》,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哦。然而由于旅途的劳累,又走了不少路,我实在没力气跟她解释了。

她翻了翻,还给了我。她旁边的同事说:「你一看见书就疯了。」我笑了笑赵誉博。也没说「可惜这本书我还美看完,不然可以送给你」之类的。实在是又累又困,思维受阻,脑袋处于休眠状态。
我当时肯定是石乐志(失了智)。
青旅本身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二楼有个酒吧,价格还可以,比外面的酒吧便宜很多(是真的很多)美国舞男,还能免费K歌,有个台球桌巴厘岛的日子,还有个图书角,真是什么都有。这么嘈杂的环境,真的能看的进书么?我很怀疑杨友林。图书角的书各式各样,有上了年头的,也有些新的秦力生。有大学教科书,徽州话考据,现代汉语词典,英文版哈利波特。应该是捐的吧。
酒吧三三两两在一起,打牌、闲谈、K歌、打桌球。我完全融入不进去,于是我就跑街上去了。
去酒吧一条街随便进了个酒吧。感觉这一带的酒吧各种消费档次都有,有点坑,我觉得。大概9点多吧,很冷清,没几个人。酒的种类很有限,就那么几种,点了个「长岛冰茶」,45,心在滴血!

一男一女(50岁上下)在喝啤酒背对背信用证,桌上摆了好几个瓶酒瓶,我走的时候他们还在喝,真有钱。
后来看到菜单上有《漫长的告别》里面马洛和特里·伦诺克斯总是喝的那个酒——「螺丝起子」(新经典版翻译成「琴蕾」),那酒吧叫「螺丝刀」,估计是一种吧。
酒吧播放着王杰的成名曲——《一场游戏一场梦》。好吧,这个BGM值5块。
不要谈什么分离
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哭泣
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梦而已
不要说愿不愿意
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在意
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游戏
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
屯溪老街差不多就那个样子,茶铺,烧饼店,还有些什么不记得了,夜晚8点街上人还挺多的,到10点,商铺就差不多全关门了西安石油大学图书馆,冷冷清清,还没路灯,走在石板路上感觉像以前农村死寂的夜晚。
哦,对了比佛利拜金狗,老街到麦当劳那里有个小的广场,晚上看见个穿着猴哥衣服的人在那转悠,还有只肥大的二哈。麦当劳的广播反反复复响着「大、很大、第二杯半价哟」诸如此类的。不过我还是克制住了去麦当劳买点什么吃的想法。跑黄山来吃麦当劳,我一定是石乐志。

第二天早上8点离开青旅,屯溪老街大部分商店都还没开门。本想吃点早餐,但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可吃的,「大,很大,第二杯半价」的麦当劳也没开门。
依我看,黄山的早餐可谓乏味至极,好像除了烧饼(味道还不错,但是太腻了,这玩意能当早点?我是不信)全元康冲剂,其它的都是外来货,什么小笼包,面条之类的店少之又少。这时候再一次怀念湖南的早餐店!早上七八点,彭晓冉满街都是吃早餐的,好嘛。啊,米粉多么地好吃,花样是多么地多。
在黄山这乏味的早餐面前,连我都变成了一个会吃的吃货谢凌霄。没办法,谁叫米粉那么好吃呢。
走到横江边的马路,一排排摩托、电驴疾驰而过。黄山的公交系统嘛,依我看,相当不发达,恐怕这也是摩托那么多的原因。我等了半天,也没见公交车路过,走到公交点,车又不停,根本摸不清公交车的规律。最后我只好走路走到黄山市汽车站。好像全世界所有地方的公交车都差劲得很,不准时,线路不明确,停靠随意。去任何一个新的地方就是一部与当地公交车斗智斗勇的史诗。
横江的夜景也糟糕至极,花花绿绿的霓虹灯,俗不可耐,和任何一个城市的江景没任何区别,我都不好意思拍一张照片说我在黄山。
总之,黄山这城市虽然不能说差劲,但确实乏味,这其中缺少了某种生活的气息(大概吧)。

凤凰夜读社
《一场游戏一场梦》
2017.6.17

2016-08-14  •  浏览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