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三资职业学院一周一诗(第30期)-山竹即将登陆-开封市诗歌学会

一周一诗(第30期):山竹即将登陆-开封市诗歌学会瑜伽拜月式

井新房
李双
下午,井新房牵着一截牛缰绳
围着土墙转了一圈
他像是为着屋顶上的一片烂瓦
转了一圈
他像是为着墙根的一抔浮土
转了一圈
然后,他换了一个姿势
停下来
死去的亲人
像是突然从院门里出来
2018年9月16日
不是每一条河都听说过海
拜波
清晨,阳光照例投向枝头安瑞索思,
叶子还在酣睡。没办法
昨夜仙壶农庄,它应邀出席一场风的盛会。
一只绿鹦鹉第一次溜出笼子永安市教育局,
喜悦膨胀在新奇目光中,
就像没有人怀疑,崭新的未来
一定似朝阳。
当叶子伸过懒腰,低头瞧见
和它一样翠绿的鹦鹉。
它能确定,
平坦的水泥地面长不出谷子。
悬念
潇湘清蕙
银杏树的叶子落向尘土
沉睡的我,撒手人寰
朝向梦或空
灰蒙蒙的雨丝,是汲水时遇到的
旧事物,灰蒙蒙的呼吸
亿万次重叠:遥远,无言,僵冻……
南方的楼群隔开车马嘶鸣
想象枯坐,想象从前的光景:
城市 歌 赶路的钟表 一面或
多面的男女 趣闻 欣赏 喜悦
伤感 庸忙 失眠 车祸 惆怅
疑惑 亢奋 失落 交错 激动……
菊花渐黄,十月将至
西湖的桥长出月华,试着
触摸人间凉的涟漪
进山
芥子豆
我选择有雾气的清晨
牵一条麻绳进山
左手苍翠
右手空寂
雾气把我带向虚无
过天梯
麻绳坠落悬崖,凸起的山包
是我的另一生
那里,正东方有凤凰木
正南方有朱雀
站在山顶喊叫
体内的鸣鸟,一只接一只飞出
飞向正南方
我抱住凤凰木舒展枝条
左手清静,右手清静土星5号。
2018.09.17
雨后
布露沐恩
哦,五只蜗牛
悠闲在湖边的青石板路
对面的草坪跳跃六只喜鹊
多么美好的清晨
单曲循环的一首老歌
从东岸到西岸
露水打湿的鞋子还未晾干
这一天,又要开始
环卫工人清运着昨天的垃圾
“玉鉴琼田”,偌大的匾额下
老人们的太极拳放缓
九月的时针
长廊外,风摇巴蕉,吹来割草机
翻飞的草香
他们把挖掘机开来了
刘中辉
他们已经是第三次来拆房子了
每次都带很多人
有人说他们是打手
一个农妇看着我说:
你不会是坏人吧?
我想我这么斯文怎么会是坏人?
想了很久
也许是我身上的布料比她们新鲜
强台风
曲青春
“这样的洞都有一个无辜的外表,他们总是
把它搞混圣光使者。魏哲鸣更确切的说漆亚灵,那些深层的吸引力引导着他们花瓶姑娘,使他们
排着庄严的队伍,向着可怖的黑暗进发。”
你说,这个洞口通向
地下
火山的中心,用以埋葬
挤成一团的习性。天气预报里
山竹
正在登录
天空暗了下来。这个城市最高的摩天大厦里,灯火
通明
这是一个当下我们能够向着天空掘进的
最高的洞穴。电台里
最新的证据表明
无论那片土地有多大,只需
一个决定性的洞就够了
2018.9.16
强台风
秋水
五楼的窗子开着
里面的音乐是几声“咯吱”
再过几个小时
强台风就要来临,他们
要在台风来临之前把事情做完
像是一场音乐会

这只是一场单调的打击乐
阳台的衣服被风吹起来
衣角随风摆动了几下
台风还没有来
敞开的窗子
预报了几小时后的天气
搁浅在地板上的鱼
花间一壶酒
早晨
我发现
一只妄想逃离鱼缸的鱼
搁浅在地板上
浑身塌陷
眼睛却睁着
去年
也有一只鱼
跃出鱼缸
死于地板
那眼神也是这样
我忽然茫然
爱情如初
荷蕾心语
两具白骨。
两具缠绵的白骨,与爱情有关凤翔天气预报。
他们生前相拥的姿势,卡在指尖。
在伊朗。
在意大利。
在中国。
泥土中固化的爱情不停地穿越时空。
无法开解的谜团,
天地间游移的锁链。
以狭窄的棺木之身,惊醒地心的幽暗。
爱过的人,在溃败的岁月里写下永恒花丸幼稚园。
20180917
那个残疾的女孩
君莲
明日,秋雨与朝霞必选择一个
用以奖励那个跑在最后的女孩
人工仿制的绿色草坪上 使单薄
丰盈于白色跑道的弯角
如同她 弧度的唇线贴近弧度的小腿
每一根牵强的胡须都在笑
用夸张和过盛的精力
她也在笑
用一根尚未完全萎缩掉的脚趾
2018.9.16
诗的喉咙
王东晓
诗的喉咙是台风和眼泪的故乡,
会暗哑的沉默,
狂吼的山竹龙丹驾校,巨浪滔天的海洋,
避难所中的老虎,驯服的黄金猛兽,
地心引力般冷漠的良言,
空气中浑浊的南方,那里的氧离子全是诗的银子西安三资职业学院,
那里的台风在高楼大厦的肩头慷慨激昂,
夜晚颤抖沙哑的海岸线,
盛着滚烫的食物的塑料袋,
延续着月亮的预言,
现世的孟婆汤,遗忘的世报,
声带在清晨心脏的搏击,
会抖动的热血澎湃,
乡野透亮小史可。
书于雨果作文2018.9.17.
一只蝉蜕
李前锋
潘杨湖畔的一棵歪脖柳树
让历史在曲折的行进中
继续攀援
一些细碎的枝叶像一些细碎的历史
在蝉的羽化之处
出现转折
柳叶儿如蝉的最后一声悲鸣
开始挣脱绿色
而蝉蜕却久久地不愿离别
它像一架导弹的发射塔
让那些震耳的爆破延续暑日的繁茂
秋风在湖湾的一个转向
所有的喧嚣都进入沉静的宋朝
我看到许多的蜕变
已经没有了痛楚的昨天
有的已经入了药,有的又归了大地
潘杨湖畔那棵歪脖柳树上的蝉蜕
它在起伏的秋风里上口下巴,不动声色
入秋
翊君
咳嗽声抵触药片和针剂
影子扑簌簌落满地
不要以为 人没有多面性
经不起一次轻微的考验
一枚秋叶
从翻开的书上轻轻掠过
像它的一生 如此单薄
不够覆盖一行字迹
我喜欢把自己囚禁在
象牙塔 画桃花的肖像
如尘埃归还给大地
隐藏内心的小欢喜
第二天
曹文生
越来越发现自己无能
在渭河的辽阔地带
一具行走的身体撒哟娜拉,成了意义的收容站
小我和大我,相互诋毁
西咸新区,灯光空落落的
照不亮酒店里那些闲下来的思想
影子先于身体矮下来
一个人的矮
是镜子里的矮
是灵魂里的矮
我矮于一只蚂蚁,矮于一株灌木
矮于一本书的厚度
我突然觉得,应该让一个人高起来
他的命里就会坐着一个村庄
甚至一座城市、一个国家
和众多行走人间的木偶祼婚时代。
无声比有声令人遐想
远之上
秋雨,漫不经心的敲打着窗外
蓝色雨搭,有声的世界
也变得无声起来
看不清楼顶的天空,而看见
它打湿了路人匆匆的梦
滴嗒,嘀嗒
悠闲的
点滴,无声的流淌
在白色细管里有节奏的
嘀嗒,无声的
注入眼睛,手背静脉的青色
心灵的隐喻,还有
无限的遐想
同时注入
真不明白。嘀嗒用无声的雳剑
为何能绞杀胸部的疼痛
无形的密码,降伏那坐卧难宁的
菌类厮杀。一旦白衣天使
拔下皮肤下细小的痛
死亡的非我
而言它
20180914
白露
阿娉
伤心总是难免的。我满身的湿气是多少白露的幽魂
拿什么来倒空,这一世的尘土啊总牵着袅袅炊烟
渐变的红叶说着不浅的缘分,泄露天机的人早已走远
大雁频频回首,它苍凉的呼唤搅动一丝薄云
旧日山河依稀,挡不住帘卷西风
门前池塘缩了又缩,将辽阔推到遥远的天际
明日,我去哪里寻一朵黄花迎来满头白霜
我一退再退,那漫天的大雪跳出怎样的舞蹈
我捂住大地的胸口,交出写满欢喜与忧伤的落叶
画出明月,果实,桂花的香气。我说着圆满
草尖在远处微微晃动
2018.9.8
自然主义者
颜军
早晨一杯金黄
的老虎
中午,一杯金黄
的老虎
晚上,一杯金黄
的老虎
梦里营口大学园,一杯金黄的老虎打一个长长的呵欠
自然主义者
在生活
金黄的老虎
在森林中
像一摊液体
流过山岗,小溪
在风磨光的岩石上晒干自己
清晨,灵魂先起床
按掉门外的鸡鸣
身体在熟睡
一个自然主义者的梦还没有收尾
回到桌前
擦拭泊在桌上的
液体的银镜
镜中虚幻的影子
是一窝待孵的山雀
他用舌头
在镜子周围舔舐
在自己醒来之前
他要孵开
那既是他自己
也是一只鸟的
美丽生物
篱笆前的中午
与山鸡一起
吃青草,喝山泉里的水
去绿色的小溪边
召见自己的影子
(王的话语是威严的
王的仆从在回答的时候在聆听)
将三个小时
一分钟一分钟撒进水里
太阳的金色米粒
在水上漂浮
在水上沉没
鱼儿争食,吞吃着诱人的时光
自然主义者握着他的下面
静静地看了十分钟
想起一杯停满艳遇的酒水
在城市里
在酒吧间
被碰出绿色的泡沫
阅读蒲柏的时候
偶然听到一声
性感的鸟叫新中超客栈,打开窗子
一只红尾巴红唇的美女鸟
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被它踩着的树枝
轻微地颤抖边洪敏,美刚停在树上
不久就要飞走
弗罗斯特说关上窗吧
自然主义者的眼睛
被爪子深深地按住
他没法挣脱
只好看了一个下午
鸟作为演员
梳了一个下午的羽毛
与一个异教的神
争论上帝的性别
只是出于无聊的缘故
与阿司匹林,葡萄酒
一起服用
不同时代的书
苏格拉底但丁弥尔顿
古典,庄严,近神
自然主义者喜欢
风雅句法
他说“往昔深邃而美好”
在宗教上他是欧洲的孩子
在文学上他是中国的孩子
2018.9.16
编辑:进苑 颜军

2016-07-03  •  浏览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