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恒企会计培训学校一周一诗22期-它已把我当作监狱-开封市诗歌学会

一周一诗22期|它已把我当作监狱-开封市诗歌学会

【蝉衣】
芥子豆
树林里
月光滑过夜的丝绸
蝉蛹正蜕去糖稀色的外衣
想到逝去的童年
奶奶塞进我嘴里的糖果
多少年了,依然甜
窗子越来越暗
你衣衫单薄
直到衣缝住进蛛丝,和梅花
在月光冻结的树林里
我默默祈祷
轻叩我窗的枝头
缀满糖果,鲜花记忆调教器,和爱
夜半翻身醒来
你单薄的衣衫依然保持着
人形。在风中凛冽。
2018.07.23
【晚餐】
秋水
你有夜空一样深的喉咙
从雪停的时候
我在草地画的标记是你今天的晚餐
去吧
炊烟弥漫的窗子
有一个你消化不了的蛋挞
【早餐印象】
花间一壶酒
阳光
被我的牙齿
一截截切断
那声音
清脆
一只黄白相间的鸡
蜷缩在蛋壳里
如果和我的体温接近
下一步
它将化身于我
手机是那些事物的
化身
躲在屏幕后的诱惑
吸走了你的目光
我的目光
摘走了你的耳朵
我的耳朵
我吃着早餐
手机吃着我们
【翻阅相册】
马忠荣
手捧相册
像捧着一轴时光画卷
你的纯真像春天里的花瓣
你的笑颜如阳光般灿烂
我们高擎着理想在风里旋转
我们的友谊如山涧的清泉
岁月沧桑
时光流转
我们就像岁月河上的两条小船
你有你的港湾
我有我的航向
【夏日】
翊君
烈日泻下火焰
蝉鸣演奏宏达的交响曲
鸟声断在巢里
花草 树木 病恹恹的作
掠过阳台的两只蝴蝶
在我目光里焚为灰烬
【眼神】
王东晓
眼神在深山人海中寻找一个人
那个人也在寻找春泥简谱,眼神停靠在一块儿自留地
又停靠在一座老宅
最终停留,停留在高岗上的柏树前
眼神终止了寻找,在古井旁取水
眺望远方,最终找到父亲栽的枣树
被龙卷风连根拔起
自留地和老宅在哽咽
书于雨果写作营2018.7.13
【文武实】
潇湘清蕙

中国农历四月
步入桑园
只把童真调拌野趣,重新
挥洒,认真不辜负
袋子洁净:树酯 植物纤维
聚而成形
手套 水 山楂汁
烤虾尾
画面几近完美
最核心的咏叹
黑紫色汉魏文魁,一个一个静静地
走过手指的弧线
天地的圣物混在明朝,从原点
与自然之智纠葛

从一个系统进入
另一个系统
细胞的密码默默流动
外之外的循环
浑然天成
我于此董安立,回味拉夫德尔,回思,
回望,也许一瞬
就是灰飞
而于此,仔细流连
掉下的字,暂可指向往历
指向每次脑回的
万花

两次目触白蛾的毛虫
两次尺蠖
如果,不是这里
那些维度怎么可以交错
又怎么可以折一片
桑叶入茶
一小方的山水
泛波

就仿佛平行宇宙
仿佛梦
每一相,似是联通
诛仙台是个好去处
我望向西山,云霞难掩
光彩的边缘
就像我望向不相识的
镜中
【天上的云彩像湖边的石头】
远之上
太阳还没醒来
鸟儿就站立垂柳枝头
歌唱广成天尊。她脚下的石头默不作声
绿色长发触摸着石头
风儿撩拨着石桥上晨练的肉身
睡意让清凉消散
太阳从像石头的云层中露出
红红的脸
一会儿我不敢再看她俏丽的眼睛
迷乱中衡阳恒企会计培训学校,天上的云彩纷纷坠落
睁开眼崔丹尼尔。湖边乱草中
洒满了天上坠落下来的石头
20180718晨于中意湖畔
【在水下】
拜波
树的审美被挑战,
叶子与绿的差别再次提及。并非
因天空蔚蓝申珉熙,剪刀就放弃
穿越枝条之旅。
当一棵榕树的未来,从枝条
坠落溅起地尘埃,迷住盛夏眼睛
开始。汁液乳白
淌满枝条对剪刀的感激林海海。
水的友善依附于玻璃杯,
绿色昂头望着天花板洁白的
肌肤。在水下仲维维,枝条
安静地尚未发出一丝响动。
【老人】
君莲
他坐着,在灯火辉煌的酒店门外
眯着眼睛
穿粉色裙子的少妇经过
夹公文包的中年男人经过
甚至,还有一条受宠的良种狗
这些都未能成为他睁开眼睛的理由
他只接纳来自不同区域秘而不宣的消息
分流,回收。再分流凌成败,再回收。
但拒绝怜悯、冷漠香荚蒾,和一切神的赐福
那让我想起
一座被废墟埋葬的美丽城市
2018.7.15
【疫苗事件】
荷蕾心语
一次次挑战道德底线。
长春长生像是一个讽刺须藤元气。
忍无可忍。
最初是心碎。张兆艺
然后是绝望。
长春的一串数字比冬天还冷。
长生的名字下覆盖着短命二点委夜蛾。
刷屏与国骂沸沸扬扬。
结尾会是哪种?
像一部小说。
比戏剧还戏剧性清补凉配方。
【空调间】
李前锋
写诗的人,躲进空调间
慵懒的思想,像蝴蝶的标本
挂在山墙
赶山的蜜蜂,赶起百花
又一次远离窗台
玻璃的光鲜,彰显意念
困在笼子里的鹦鹉,带着脚链
它们只张嘴不唱歌
是谁折断了蝉的笛子
令一片森林扑面倒地
恐龙蛋对视空调间
它们都无法戳穿对方
【选择】
刘鑫
从3号路到7号路
知了的叫声跟高温飙劲
一股云吹着白色泡沫
在操场对面的两栋楼之间
长成一座山
现在是九点钟
太阳热烈的足以让一池静水
沸腾
保洁阿姨捡到的饮料瓶内
躲着一对接吻的恋人
这个时刻
我选择了另一个方向的小路
紫薇比木槿茂盛
绿藤抢占了左手边五层教学楼的
东墙
一群蚂蚁在图书馆门外
讨论
而我,却费力的求解一个未知
的方程
【吃蝉的人】
曲青春
相信那些差异巨大的事物,原本
只是一类
比如鸣蝉和一个名为盖叫天的人
比如作者秦绿枝和庭槐
午梦里武林艳史别记,一声鸣叫让你
“受惊醒来”,林冲
正“开了庙门,迈开大步”
七月宅门恩怨,相信那些漆黑的事物
以及
漆黑的身世
都有一对透明的翅膀
夏天有两片响板
沉默的人收集它无颜女歌词,吃它
医治他七月一样空虚而
巨大的明亮
2018.7.15
———《采访盖叫天》作者秦绿枝
【我是一朵稀薄的云】
阿娉
不只是家长看到
小学中学的校园里
开着那么多花朵
孩子开口说要交疫苗费的时候
我多么动荡
左右飘摇的一丝薄云
无法成为大树的叶子
太阳的毒针穿过
风的魔爪把空气也搅混
我飘啊飘全身的血液变黑
午夜惊魂洒下雨
谁都无法阻止我的羞愧
向地缝钻去
一切都是因为爱你
每个人都是为了你
可是每一次
我都坠落一次
双手合十
不敢睁开双眼
2018.7.23
【局部21:挪威的森林】
颜军
直子打电话告诉我
她很孤独,碗倒空了的那种孤独
于是浦江乱弹,孤独像病一样传染给了我
我们两个隔着太平洋
读《挪威的森林》
战争还没有结束
子弹像鸟一样
在我们中间
飞来飞去
孤独是一斤炸药
【囚禁】
李双
光膀子的男人们在建房子
空地上的红旗被委以重任
如果血是黑的
岩石是白色的
白杨树排列几公里
不像是迎接大海
小牛犊活了九个月
已有二百公斤
它已把我当作监狱
当我走过村边高大的玉米地
2018年7月23日
编辑:进苑 颜军

2019-01-26  •  浏览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