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迹宋图一失足成千古恨:中共三大创始人之一张申府在解放后~~~-旧报刊剪辑

一失足成千古恨:中共三大创始人之一张申府在解放后~~~-旧报刊剪辑
张申府,原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哲学家、数学家,“一二?九运动”的重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与陈独秀、李大钊并称“中国共产党三大创始人” ,一代伟人毛泽东的“顶头上司” ,“民族骄傲”周恩来的“伯乐” ,朱德总司令的入党介绍人 ,孙中山任命的黄埔军校第一任政治部副主任 ,中国第一个推介爱因斯坦的人,解放后他去了哪里?他的命运又怎样呢?

1978年与夫人关素文、女儿张燕妮
1948年10月23日,张申府在《观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呼吁和平》的文章,其中讲:“如果双方都完全标明只为和平而战,也许会师出更有名,也许会打得更起劲霸王花遇鬼。如此,作战的双方既都要和平,而且只要和平,这岂不更可证明:呼吁和平,要求恢复和平,有百是而无一非?可是当真双方都要和平,那就应该立即停下来,而不该再打。”这篇文章受到了共产党的严厉批判,《观察》杂志两个月后也被国民政府查封,弄得张申府里外不是人老郭讲水浒。同年11月15日,中国民主同盟开除了他的盟籍山野风。同年12月26日,《人民日报》刊登头条报道《痛斥叛徒张申府等卖身投靠》,张申府从“人民公敌”上升为“卖国贼”。10天后暴食症吧,《人民日报》刊登了一则离婚启事,标题是《张申府背叛民主为虎作伥,刘清扬严予指责》。张申府的政治地位从此一落千丈。
新中国成立后,张申府一度没有工作。后来章士钊对毛泽东讲:“张申府也算是我们党的老人了,他的工作应该安排一下。”毛泽东讲:“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我怎么敢安排他呢。”原来张申府在北大当教授时,曾经帮助李大钊做一些图书馆的工作。毛泽东当时在北大图书馆当管理员,有时候借书卡片登记错了,张申府就让他去重新登记。解放后,毛泽东讲到此事时说:“张申府的老板面色很难看柴鸥。”
后来,在周恩来的关怀和协调下,北京市市长彭真为张申府在北京图书馆找到一份工作。1936年彭真在北京做爱国学生时,认识了张申府,并对他产生了敬意。他劝张申府不要回到北大教书,那样他的名誉会再次受到打击。北京图书馆是一个低调的机构,在那里张申府可以得到一个安身之所。张申府能够终日与书为伴、拥书而坐,这正是他所喜欢的人生境界。
1957年4月27日,张申府在《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放!》,大声呼吁思想解放、百家争鸣。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把以章伯钧、罗隆基为首极力提倡解放思想和放松政治的人,指责为最恶劣的右派。章伯钧是张申府的老朋友,1957年的一天,在街上碰到张申府,邀请他加入了农工民主党。
1957年6月14日,《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社论《同右派分子划清界线》,以毫不含糊的语言劝导知识分子做出补救行动,彻底摒弃章伯钧——罗隆基联盟。社论讲:“一切维护社会主义的人,一切爱国主义者,一切愿意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朋友们,必须同右派野心分子划清界限。”同一天的《光明日报》在第二版刊登一则消息,报道农工民主党开批斗大会的情况,标题是《许多人批判章伯钧的错误思想》,小标题则是《张申府持有异议认为章伯钧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当社论示意知识分子应大力批判章罗同盟以自保时,张申府竟然没有遵从。张申府在批斗会上讲:“章伯钧的立场不够百分之百坚定,但也够百分之九十五坚定。关于章伯钧所说的组织‘政治设计院’的意见,还是值得考虑的。”1957年7月15日,章伯钧和罗隆基两人都作出自我辱骂的批判,张申府没有参加这些出卖自己以取得救赎的行动,他把这些行动尽量拖延,最后他还是落得一个右派的下场。但张申府觉得心安理得,因为他说的是心里话。不作违心之论,是他从“五四”时期开始待人接物的信条。1980年1月21日,张申府回忆说:“那时自由的春风好像在政治大地上吹荡着,我参加了讨论,因为我真正相信‘五四’的精神、解放的精神最后在中国结出果子了,庞凤仪但我错了,正是这令我遇到麻烦。当1957年6月每人都攻击章伯钧的时候,我替他说好话。我说他的政治改革的建议不是全部错的沂水人才网,我甚至说他有百分之九十五站得稳。我又落水了,我被打为右派。”章伯钧的爱人李健生曾经说过:“这就是张申府的性格蟒迹宋图。他对朋友是,无论你怎样落难倒霉,他从不舍弃你。我永远不会忘记1958年春天的一天,我们在北海公园碰到了。我们已习惯人们避开我们,一见到我们便跑到对面的马路。但张申府没有这样,他向着我们走来,跟伯钧热烈地握手,问候我们的健康。你永远不能感觉到在那寒冷的日子里,这态度使人觉得多么温暖。”对此,张申府讲:“我太老实,太忠于朋友,我没有想到自己。我的忠诚是不由我控制的,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于是麻烦就发生了无量金身。”“我自从18岁参加革命起,就忠实于我的信仰,机会主义者的压力是不能使我改变的。”
晚年的张申府视荣辱为身外之物,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深得中国哲学的真谛。面对清苦的日子,张申府总是能够淡然处之。有时候生活实在不能维持,就拿一些旧书报来卖钱。而每次买废报纸的师傅拿走报纸后,他经常想起一些舍不得卖的,就追出去把报纸买回来。有一次他的女儿说要买块手表龚睿娜,他拿不出钱姜馨田,又不愿意让女儿失望,就把自己的手表给了女儿。1982年7月,他写了《我的世界观——漫谈如何为人、怎样对人?》一文,其中讲:“由知己进而更知人。知如何对人,更知代人设想。要责人,先责己。见责于人刳屋敷剑八,要先自责。”这位老人试图总结自己的一生,同时告诫同时代的人。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对张申府这个淡出历史的人,却始终没有忘记。1962年,周恩来在广州一次会议上讲:“我感谢张申府和刘清扬,是他们两人介绍我入党的。”1985年7月10日,胡耀邦派中央办公厅和中央统战部的同志给张申府送了一篮荔枝,以表扬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婚姻历险记。1986年7月2日,张申府以93岁高龄逝世军中姐妹,《人民日报》在公告中对他作了最后的定论:“著名爱国人士、我党的老朋友。”
张申府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作为中共旅法共产主义小组的创始人,作为周恩来、朱德的入党介绍人,作为一二·九运动的领袖,是一个早年轰轰烈烈、晚年默默无闻的人,是一个一度辉煌、半生暗淡的人。纵观张申府的一生,他特立独行,极度自信,固执己见,为了捍卫真理而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他一生都在讲真话,始终不渝地做一个与真理同行的人。

2018-11-05  •  浏览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