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泉边葫芦丝一嘴“野味儿”PK一个物种,结局竟如此悲凉……-创新纪品牌说

一嘴“野味儿”PK一个物种,结局竟如此悲凉……-创新纪品牌说

追逐野兔的那座山,
钓过小鱼的那条河,
时至今日,
还会在梦中相见。
不能忘怀的故乡,
年迈的父母如今如何,
久违的朋友可曾别来无恙,
任凭风吹雨打依然难忘的故乡。
实现了心中的梦想,
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回到我那,
山清水秀的故乡。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日本民谣,它总是让我想起故乡。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乡,那个寒冷却温暖的中国北方。
小时候听爸爸妈妈说,我们是一个庞大的族群,有很多伙伴,几万那么多,去到哪里都能遇到朋友。
可是,我现在瑟缩在树洞里祝总骧,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朋友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每年一次的远游。
每年8月开始顾正文,我会和我的伙伴们一起从各自的家乡起飞,从中国北方,从芬兰、白俄罗斯、乌克兰,从蒙古、俄罗斯、韩国和日本,一路向南。
我们成群结队滑过无数村庄和城市,陈尊佑栖息在美丽的海滨与胡泊, 长长的呼哨声引来人们的驻足赞叹。
我们的目的地是中国南方,还有更远的东南亚周镇松。
是的,我们跋涉那么长的时间云舒赋,飞过那么多的地方,甚至超过4000公里,只是为了寻求温暖,躲避家乡的寒冬。
现在想想,那才是真正无忧无虑的飞翔。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旅程变得“生死未卜”。
因为在很多地方,很多我并不知晓名字的地方,有人摩拳擦掌,等着抓我们。
他们布下陷阱,支起网子抄手的包法,在我们最喜欢停留的山谷、田间、溪流、灌丛。当我们完全放松,他们就挥舞长长的钩子,然后看着我们四散而起,再一头扎进陷阱。
我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和无数同伴身陷其中。他们被缠住脚,挂住翅膀,甚至纠缠住头南极巨虫,他们再也没能回到我的身边。
从北到南,一路飞飞停停、起起落落,天越来越暖,心越来越冷。
我一开始以为,他们如此大费周章,或许是有很重要的用途,没想到竟然只是为了吃。
对了,人类叫我们黄胸鹀(wu,二声),也叫禾花雀。

人类还给我们起了一个名字叫作“天上人参”,说吃我们的肉能补肾壮阳。呵呵,我们明明和鹌鹑、鸽子无异,到底哪里来的可笑“传说”?
更可笑的是,人类不止信了,还信得彻头彻尾,于是吃得肆无忌惮盛世女皇商。当我的同伴越来越少,他们竟然抬升价格,标榜奢侈,以能吃到我们为荣耀和身份的象征。
于是朴贤贞,更多的人来围捕追杀我们围场吧,为了钱。
今年的南方也很冷呢洞烛其奸。
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到北方的故乡,寒冷却温暖的故乡。
一只禾花雀
2017.12.07
12月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网宣布更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其中,黄胸鹀(俗称“禾花雀”)的评级从“濒危”升为“极危”。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编制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自1963年开始编制,是全球动植物物种保护现状最全面的名录。它将物种受威胁程度依次分为6个等级,分别为:无危、近危、易危、濒危、极危、野外灭绝。
一个物种被判定为“极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意味着其野生种群面临灭绝的机率非常高。
而黄胸鹀的评级被提升为“极危”马兰谣歌词,不只因为族群数量的大幅下滑,蝴蝶泉边葫芦丝 更重要的是其下滑速度快得超出想象。
根据国际鸟盟的统计数据,在2004年,黄胸鹀的族群数量大概有20000-100000对。但到2015年,成年黄胸鹀只剩下120-600只。

再来看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关于黄胸鹀的评级提升——
2000年之前,“低风险/最少关注”
2004年,“近危”
2008年,“易中华一家亲危”
2013年,“濒危”
2017年12月5日,“极危”
13年间,黄胸鹀的评级经历了“五级跳”。
理由呢?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称,中国部分地区为食用而过度捕猎黄胸鹀是其数量迅速减少的主因。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嘴“野味儿”造成的。

同样正在面临灭绝的另一个物种是马达加斯加环尾狐猴。这个曾经在马达加斯加最常见的狐猴顾留芳 ,如今只剩下2500-3000只镇魂调,更恐怖的是,马达加斯加环尾狐猴种群95%的消失,也只用了不到20年。
当然,马达加斯加环尾狐猴的锐减并不是因为被捕杀,却也是受到了人类的“迫害”与影响王充求学。
想一想那些被人类“迫害”到灭绝或濒临灭绝的物种吧,想想一百年前的旅鸽长兴大剧院,想想曾经遭到大肆捕杀的穿山甲、苏眉鱼、白鲟、白鳍豚、普氏野马……
保护物种多样性的重要性,小编不想再说。一口“野味儿”对你来说可有可无cosmax,但对它们来说,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嘴下留情吧。
资料参考:北京青年报、新浪微博@规矩的辛巴 @Ent_evo、腾讯新闻等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编辑/高高

2016-06-07  •  浏览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