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洁莹一听倾心 洪声古典音乐-洪声古典音乐

一听倾心 洪声古典音乐-洪声古典音乐

昨晚在搜寻俄罗斯钢琴家列文涅的曲目时,我意外地邂逅了俄罗斯作曲家居伊的一首钢琴曲,可谓一听倾心。
居伊的作品,其实我早有所闻,七十年代末听拉斯特乐队的古典名曲唱片,就有他那首著名的《东方舞曲》。但实话说,我那时并不知居伊其人。
我是在很久之后才听说他的名字,我才知道,他就是俄罗斯“强力五人集团”的成员之一。
所谓“强力五人集团”,又称“新俄罗斯乐派”,是指1856年至1870年间活跃于圣彼得堡、由激进青年组成的作曲家群体安美奇 。
这一群体,其作品有别于欧洲古典音乐,具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特色,被评论家称为“人数虽少,但力量强大的俄罗斯音乐集团”,堪称当时俄罗斯民族音乐创作的主力军。
但坦率地说,“强力五人集团”的成员,七十年代末,我只听说了三位——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穆索尔斯基、鲍罗丁。
而另外两位——巴拉基列夫和居伊,则是在后来了解到“强力五人集团”这个概念时,才略有所闻。
说实话竹坝农场,刘梦夏 在我昨晚遇见《F大调漫谈练习曲》这首钢琴曲之前,我并没有认真领略过居伊的作品。
更没有想到的是,自我开通古典公号以来,我今晚第一次分享“强力五人集团”的作品,就是居伊的这首钢琴曲。
这首钢琴曲,可查阅的资料极少,显然是一个冷门作品。
但就是这首鲜少人知的钢琴曲,我昨晚彻夜循环。我甚至觉得,较之那首耳熟能详的《东方舞曲》,更入我心。
借此机会,来简单地说一下居伊。

居伊1835年出生于立陶宛,6岁就跟母亲学习钢琴。
不过,就像“强力集团”其他成员一样,他并非音乐科班出身,而是毕业于军事技术大学,后主要从事军事工程教学。基于他的学术成就,军衔一度升至陆军上将。
除了巴拉基列夫算得上职业音乐家,居伊是军事工程学教授,鲍罗丁是化学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是海军军官,穆索尔斯基曾在军中服役一世为臣,又当过政府职员。
这真是一个奇观——赫赫有名的“强力五人集团”,其中竟有四位,是业余作曲家。
其实,从某种意义而言,业余作曲家因为较少功利的考量冯颖琪,也许更为纯粹,更富激情。
再来说一下演奏者、俄罗斯钢琴家列文涅。

列文涅1874年出生于莫斯科虎豹龙蛇鹰,11岁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和长他两岁的拉赫玛尼诺夫、斯克里亚宾是同学音符歌。1919年,薄洁莹他与同为钢琴家的妻子移居美国。
他写过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莫林的眼镜,50多页——《钢琴弹奏的基本法则》,却成为了很多钢琴大师的备忘录。
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潮汕话翻译,可见列文涅之魅力。
1901年,列文涅在柏林拜访钢琴大师布索尼。应布索尼要求,列文涅当场演奏了舒曼的一首钢琴曲。
五十年后,当时在场的一位布索尼的学生回忆说,列文涅演奏结束后,布索尼曾对这位学生断言——“年轻人,你知道,即使我能把你放在锅里另造,你也不能成为列文涅周森锋。”
1944年,列文涅去世。钢琴大师阿图尔-鲁宾斯坦在悼词中如是说:
“我们失去了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钢琴家之一……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后的贵族……”

《F大调漫谈练习曲》(Causerie, 'Etude' in F Major),所属专辑《The Very best of Josef Lhévinne》,俄罗斯作曲家凯撒-居伊(César Cui / 1835-1918)作曲就是不想死,美籍俄罗斯钢琴家约瑟夫-列文涅(Josef Lhevinne / 1874-1944)演奏。
封面、封二 / 俄罗斯作曲家居伊
封三、封底 / 美籍俄罗斯钢琴家列文涅
谢谢你对洪声音乐的支持,你点点滴滴的支持,就是洪声音乐前行的动力!
如蒙支持,请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并请留言告知你的微信名,洪声音乐非常珍视你的支持和鼓励!

2015-01-10  •  浏览 (203)